藏鸦.

归离(一)

私设如山!!!跟原著几乎完全不符!!!!不喜勿入!!!


武魂殿,比比东高高在上的看着下边身体微微颤抖的几人:“本座说的事情你们想的如何了?反正你们贪污的事情已经被宁风致查了出来,日后再七宝琉璃宗也待不下去了,不若答应本座”


在下面微微颤抖的人正是七宝琉璃宗两位长老,其中一人说:“冕下,我们回七宝琉璃宗最多是长老之位丢了,可今日我们若答应了您,那丢的可是名啊”


比比东噗嗤一笑:“那你们觉得…今日你们若是不答应,走的到大门吗?”比比东见二人无动于衷,再次开口:“今日你们若是不答应,走不出这个大门,可你们若是答应了,本座可以保证你们的妻儿后半生无忧”


二人对视了一眼后,咬咬牙道:“谨遵教皇冕下吩咐!”


比比东微微一笑:“记住,你们要一口咬死了,是你们得到七宝琉璃宗老宗主的命令,拿尘心的命威胁尘见君,尘见君服下了毒药,最后与千道流大战时毒发身亡,并非是千道流杀死的尘见君”


二人似是看淡了生死:“是”比比东微微挥手,二人便退了下去,不一会儿残梦时年走了进来:“不知冕下找我所谓何事?”


“时年,我听他们说你有改变别人记忆的能力?”比比东审视的眼光看得时年浑身发毛:“的确是,不过那个技能一年内只能使用一次,而且我使用完之后半年将不能使用魂力,如果我死了,被篡改的记忆也会消失”


比比东盯着时年:“时年,我要你对尘心使用这个技能”此话一出,时年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:“冕下,如果是剑斗罗的话,我不能保证魂技百分百成功,因为我和剑斗罗实力差距太大了”


刹那间,比比东杀气外露:“只准成功,不许失败,如果你失败了,即使尘心不杀你,我也会杀你”


时年诚惶诚恐道:“是!属下一定会成功!”


七宝琉璃宗


尘心与宁风致在床上做完情事后百无聊赖的聊着天:“风致,你之前不是说看见一个无门无派的封号斗罗吗?你不打算将他收入宗内?”


宁风致靠在尘心身上,有些不开心道:“你是说古榕吗?我也想啊,但是我发现他跟独孤博走得很近,似是加入了独孤家族,我总不能挖兄弟墙角啊,而且他加入了独孤家族也挺好的啊,独孤博不一直都明里暗里的在帮助咱们嘛”


尘心微微点头:“只要你想好了就行,毕竟无门无派的封号斗罗,如今可是可遇不可求的”


早上等宁风致起床时,尘心早已不知去了何处,此时一个弟子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:“宗主!大事不好了!剑斗罗不知为何突然砸了香阁!”


“什么?!”宁风致赶忙穿上衣服跟着弟子跑到香阁‘明明昨日还好好儿的,今日这是怎么了?’


本章完

又是一年风起时(十二)

与原著不符!!!不喜勿入


“我的天哪,他居然让我们挑战七圣柱守护者,这是干什么呀”宁荣荣苦着脸说道,宁风致摸了摸宁荣荣的头笑着说道:“放心,有爸爸在,不会出事的”


尘心在一旁缓缓说道:“风致,我刚刚看了一下过关条件,他让在三十六个时辰之内完成考核,而且我觉得这个考核对几个孩子的用途不大,不若你我赶紧把这个考核过去得了”


宁风致想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:“也好,那便听剑叔的,咱们二人赶紧去完成考核罢”宁风致转头看向宁荣荣:“荣荣,我和剑叔去完成考核了,你们想去看就看,不想看就在房内等着即可”


宁荣荣乖乖的点点头:“那我们就在房内等着爸爸和剑爷爷的好消息啦”


半个时辰后,考核成功的提示音出现在几人耳边,不一会儿几人便看见海马斗罗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,他见到几人后一脸恐慌道:“为什么不是你们去通过考核?为什么你们要让那两个老头去?为什么要折磨我们?”


唐三不解的问道:“前辈?出什么事情了?”海马斗罗摆了摆手:“别提了,他俩哪是过考核啊,简直就是拿我们当撒气筒啊!”


海马斗罗的反应惊呆了几人,他们知道如今的剑斗罗十分强悍,可也没想到他如今竟强悍到这种地步,竟能将七位封号斗罗撵着打


不一会儿二人便回来了,宁风致更是十分高兴,宁荣荣不禁问道:“怎么了爸爸,为何如此高兴?”宁风致笑着回应道:“这一关通过后,我竟升级到92级,剑叔也已经达到98级”


宁荣荣想再说些什么,却被尘心制止:“荣荣,我和你爹爹还有事务在身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”说着,尘心便将宁风致拉走了


直到转天晚上,宁风致才出现在众人面前,同一时间,波塞西也出现在众人面前:“ 你们的第六考是在七圣柱守护者共同攻击下,坚持一柱香时间”


此话一出,哀嚎遍地,唯有剑风二人十分淡定:“就这?也不是很难啊”波塞西白眼都快翻上天了‘你俩厉害,可不代表那七个小孩也厉害’


波塞西的修养逼迫着自己才没有爆粗口:“明日开启考核,祝你们好运”


转天早上考核开启,有宁风致神器的加持,几人胜的十分轻松,反观七圣柱守护者累的跟孙子似的,海马斗罗在心中咒骂道‘他奶奶的,我什么时候才能逃离这悲哀的命运’


“尘心完成海神第六考,海神亲和力增加百分之二十,赠十万年外附魂骨”


“宁风致完成海神第六考,等级提升一级,赠十万年外附魂骨”


话毕,宁风致背后出现了一对翅膀,那翅膀是深蓝色的,与宁风致气质极为相似


而尘心的外附魂骨则是一个长满尖刺的血红色尾巴,那尾巴如同死神的利器,光是看着便让人心生恐惧


本章完

哪有那么多巧合,我故意遇见你的(下)

宁宗主刚想阻拦,只见尘心抱着宁风致一溜烟便跑了,待宁风致再次醒来时,只见尘心裸着上身笑意盈盈的看着宁风致:“醒了?可还有哪里不舒服?应该不会不舒服吧,上午在马车上的时候,你叫的可不像不舒服的”


此话一出,宁风致瞬间便滑入被子中死活不肯出来,尘心隔着被子威胁道:“我的剑柄长26厘米,你要是还不出来,我不介意让你试试”宁风致一下子便从被子里出来,泪眼汪汪的说着:“不要…你的…你的那个我都受不住,剑柄更不行了”


尘心顺势躺下后紧紧抱住宁风致,轻轻吻了吻后者的唇:“你放心吧,只要你不想要,我不会强迫你的”宁风致忽闪着自己那卡姿兰大眼问道:“那如果我好久都不想要的话,你怎么办啊?”


尘心一脸委屈道:“那我就只能忍着啊,谁让你不想呢”宁风致一脸紧张的问:“那…那你现在想吗?”尘心一个翻身便将宁风致压在身下:“我没有不想要你的时候,你什么时候想要了,勾引我就好”


话毕,宁风致抱着尘心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上去:“我这算勾引吗”尘心快速的扒着宁风致的衣服:“你这叫引火烧身”


待完事后已是四更天,宁风致瘫在尘心怀中百无聊赖的玩着后者的头发:“那我们现在算是谈恋爱了吗?”宁风致抬头看着尘心,尘心的下颌线十分明显,宁风致感觉他的下颌线比自己的人生规划都明显


尘心抬手轻轻拍了下宁风致的额头:“你想跟我谈恋爱吗?还是你就想跟我约炮?”听到此话,宁风致从尘心怀里挣扎着坐了起来:“你什么意思?我…我都把我整个人都给你了,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?我当然想和你谈恋爱了!不然我怎么…我怎么会甘心被你要了”


宁风致越说越委屈,眼眶渐渐红了起来,尘心这话说的跟一点都不在乎宁风致似的,宁风致的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,一边哭一边捶打着尘心:“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宗主没一个好东西,提上裤子不认人,我娘亲当初就上了这种当,我居然也被你们骗了”


宁风致一哭尘心便慌了神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好紧紧的抱住宁风致,宁风致在他怀里死命挣扎,可宁风致终究是辅助魂师,怎么可能会从强攻系魂师的怀中挣扎出来


尘心死死的抱着宁风致,轻声安慰道:“好宝儿乖,我没有提上裤子不认人,我很爱你,我是怕你不想跟我谈恋爱才问的,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都怪我思虑不周,那既然你想跟我谈恋爱,那明天我可以牵着你的手,向众人说明你是我尘心的未过门的妻子吗?”


尘心缓缓放开宁风致,宁风致哽咽道:“你真的喜欢我吗?你想娶我是吗?”尘心点头如捣蒜,宁风致撅着嘴说道:“先不要牵手好不好?我毕竟是七宝琉璃宗长老,要是牵手的话宗主怕是会不高兴了”


尘心抱着宁风致躺回了床上,哄孩子般的在宁风致身上轻拍:“好好好,一切都听你的,快睡吧,明日还要继续赶路”


宁风致睡眠极浅,平日身旁但凡有些风吹草动的就会惊醒,可今夜他竟在尘心怀中睡的十分安稳,直到早上尘心练剑回来后洗漱,才吵醒了宁风致


“阿尘,你干什么呢?”宁风致揉了揉眼慢慢坐了起来,尘心闻声便赶紧跑了进来:“是不是我声音太大吵醒你了?都怪我,我忘了坊间传闻都说你睡眠浅”


宁风致看着他自责的样子,心中涌出阵阵暖意:“我的剑斗罗前辈,你看看这都几点了?再睡我都要睡傻了,不过确实是你吵醒我的,作为惩罚,今日便由你来为本座洗漱吧!”


“是!我的宁主子!”


待二人下楼时,众人早已在马车前等候多时,玉天恒更是讥讽道:“一个老光棍洗漱都如此墨迹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二人在屋内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”


尘心看都懒得看他,可宁风致一听这话便炸了毛了,一下子便死死地握住尘心的手:“不好意思啊,我家阿尘可不是光棍,因为他是我未婚夫君,我是他未婚妻子,几个月后我们便要举行婚礼了,还希望大家来参加”


尘心被宁风致的所作所为吓了一跳,心里还想着‘谁跟我说牵手影响不好的?’虽然心里在吐槽宁风致,可他却一把搂住宁风致:“我家夫人说得对,等一回到天斗帝国,我们便打算举行婚礼”


此时玉天恒气得脸都绿了,可二人理都没理,直接便走上马车


有了尘心宁风致二人的强强联手,议和的事情进行的十分顺利,宁宗主也十分赞成二人的婚事,没过两个月便回到了天斗帝国


武魂帝国


“古榕,交代你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?”那人居高临下的望着那左拥右抱的古榕:“教皇冕下,放心吧,半个月内,你想要的东西我定然双手奉上”


剑宗


二人回到了天斗帝国后,便开始着手计划结婚的各项事宜,宁宗主特地给宁风致半年的假,就为了让他好好儿筹划婚事


宁风致倒在尘心怀里翻着资料,尘心则在一旁处理剑宗各项事宜,不一会儿尘心便发现怀中的人没了动静,低头一看那人竟睡了过去,尘心笑着摇了摇头后,将宁风致抱回了床上,掖了掖被角边继续去处理事务了


很快,一周便过去了,二人将结婚的日子定在三日后,所有的事宜都被宁风致安排妥当,在结婚前两天却出了一件大事,宁风致失踪了!


尘心知道后发了疯的寻找宁风致,却是一无所获,直到结婚那天,宁风致的尸体被人送到了剑宗内,身边是一个摄像机,尘心当场便晕了过去,等再次醒来时已是转天早上


独孤博守了尘心一夜:“你醒了,尸检报告我已经做完了,你…你确定要看吗?”尘心揉了揉肿胀的眼眶嘶哑的说着:“你说给我听吧,我不想看”


独孤博悲痛的说道:“宁风致…右臂被人砍断,嗓子被毒哑,双脚脚筋被人挑断,鼻梁被人用钝器砸断,脾被人硬生生打破,我从宁风致体内找出来27根细银针,而且…而且宁风致是被人强奸致死的,而且死亡时间,是昨天凌晨”


尘心听到此话竟十分不争气的哭了出来,独孤博便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,尘心泣不成声的问道:“我记得风致身边有个摄影机,你给我拿过来,我看看里边是什么”


独孤博立刻回绝:“你还是别看了,我昨日看了一夜,那…那个摄影机里是宁风致被人虐待和侵犯的全过程,那人只想知道你剑宗密阁的钥匙,宁风致知道你那密阁中有这多么宝贵的东西,所以他…他在临死前将你送给他的玉佩摔碎了”


见尘心没有反应,独孤博又缓缓问道:“密阁钥匙,就是那玉佩,对吗?”


沉寂良久后,尘心忽而疯魔般的大笑:“没想到啊,我只是想向世人说明我尘心爱宁风致,愿意把一切都给他,没想到竟为他招来杀身之祸”


尘心忽而又掩面痛哭:“风致啊风致,你真的好傻,那密阁中不过有几本秘籍罢了,你给他们又能如何?聪明如你,怎么也会犯此等错误”


独孤博看着尘心这副疯魔的样子,缓缓开口道:“其实那个视频里,宁风致从未想过自己能或者出去,他在临死前也一直在叫你的名字,他知道那人在录像,所以他最后说的话,也是让你好好儿活下去”


“尘心,你得好好儿活着,你得好好儿守着密阁,不然风致就白死了”独孤博语重心长的说着,他希望尘心能看在宁风致的面子上,好好儿活着


“是古榕的杰作对吗?”尘心毫无生气的盯着独孤博,独孤博慢慢的点了点头,下一秒尘心便消失在独孤博面前


斗罗历348年11月24日,剑宗宗主尘心孤身闯入武魂帝国,怒杀武魂帝国754名平民,剑斗罗将比比东、古榕二人虐待致死后,开启剑宗密阁,广招贤士,对外宣布日后是七宝琉璃宗盟友


此后,没有人再看见过尘心笑,不过与曾经不同的是,以前尘心永远是身着白衣,如今的尘心不论出席什么活动,哪怕是葬礼,尘心也身着一身红袍,而尘心右肩上永远绣着一座七宝琉璃塔


“风致,我听你的话,好好儿活着,你也要等我,等我去寻你”


本文完




哪有那么多巧合,是我故意遇见你的(上)

私设如山,宁风致不是七宝琉璃宗宗主,只是七宝琉璃宗的长老,古榕是比比东手下,尘心是剑宗宗主,剑宗代替了昊天宗,成为上三宗之一,不喜勿入


宁风致如常来到七宝琉璃宗名下的药铺前来视察工作,这种活吃力不讨好,又累又不得人心,只有宁风致这种最不起眼的长老才愿意干这种活,毕竟对于宁风致而言,他只是被宗主从旁支中提拔上来的,只有不停干活宗主才会高看他一眼


平日都是查一查账单便离开了,可今日有位封号斗罗居然倒在了宁风致的眼前,其他人都不敢上前查看,毕竟能让封号斗罗晕倒的原因很少,万一身上沾有剧毒,他们一碰便有可能即刻毙命


此时只有宁风致一人上前扶起那名封号斗罗,那人身高一米九几,宁风致虽有一米八,但他在宗门内不受待见,身体十分孱弱,因此才走两步宁风致腿便有些颤抖


好不容易将那人扶上了床,宁风致吩咐人将紧急理疗箱拿了过来,对着昏迷的人说了一声失礼了,便将那人的上衣慢慢褪下,脱衣服的过程十分艰辛,那人的血和肉已经粘在衣服上,宁风致只能硬着头皮拽下来,那人虽意识不清,可内心的自傲使得他即使疼得浑身颤抖也未发出一丝声音


等那人再醒来时,身上的伤口已全部上好了药,衣服也被人换了下来,宁风致在床边熟睡着,那人没忍住戳了戳宁风致的头,使得宁风致慢慢转醒,看那人坐了起来后瞬间便清醒了过来:“你醒啦,可还有哪里不舒服?伤口疼不疼啊?要不要紧?衣服合身吗?很抱歉昨日未经你的允许便擅自褪下你的衣物”


一连串的问题使得那人脑子发懵,半晌一道清冷的声音才缓缓响起:“多谢公子相救,衣服很合身,没有不舒服的地方,我叫尘心,是剑宗宗主,不知阁下是?”


宁风致被突如其来的介绍吓得后背立刻直了起来:“我叫宁风致,你…你是剑宗宗主尘心…?”宁风致小心翼翼的问道,只见尘心微微点头:“对,你叫宁风致?可是七宝琉璃宗的九长老?”宁风致很惊讶那高高在上的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存在,因此只是僵硬的点了点头


“此次多谢宁公子相救,还麻烦您派人去一趟剑宗,我此次遭到了武魂帝国的袭击,身上钱财也被那个叫古榕的全部掠夺了去,所以…”尘心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


宁风致闻声赶忙挥了挥手道:“没事没事,我和那些医师不同,他们救治你要钱,可你是我救过来的,我救人从不要钱的”


尘心看那人解释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:“我知道的,我听说过你的善名,民间都在传的,七宝琉璃宗九长老救人从不求回报,即使人家给回报你也不会要,那既然这样我也不破坏你的规矩了,但我的命可是十分金贵的,七宝琉璃宗近日在和剑宗谈生意,本来我没打算跟你们合作,既然你今日救了我,那我就同意跟你们做生意吧”


说着,尘心还将自己的贴身玉佩摘了下来后,递给了宁风致:“喏,这个给你”宁风致手悬在半空,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:“我不能要的!世人皆知剑宗宗主及其喜爱这枚玉佩,我怎么能要这个呢”尘心装作十分生气的样子:“你不喜欢这个?”宁风致一把枪过玉佩:“喜欢喜欢,极喜欢”


尘心笑出了声:“这就对了嘛”二人寒暄了几句后宁风致便回到了宗门,宁风致边走边想‘所有人都说尘心不苟言笑,我怎么感觉他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’


二人再次见面时是一个月后的魂师大赛,由于宁风致促成了两个宗门的生意,因此宗主特地批准让他一同前去魂师大赛开眼


一到魂师大赛现场宁风致便被在座众人的气势骇得动不了了,可宗主不但不救他,反而越走越远,这是摆明了要拂他的面子,宁风致一眼便看见远处一脸寒气的尘心,他对面是雪夜陛下,雪夜对尘心十分殷勤,可尘心却一脸冷漠的盯着雪夜


直到他感受到了宁风致投来的眼光,尘心立刻抛下了雪夜向宁风致跑来,众人的十分惊异,这平日十分注意形象与风度的剑斗罗,今日怎的不顾形象的跑了起来,当所有人都以为尘心是去迎接七宝琉璃宗的宗主时,宗主也举起手打算和剑斗罗握个手,可没想到尘心竟直直的掠过了七宝琉璃宗宗主,而是跑到了十分不起眼的九长老身边


剑斗罗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吓退了压制宁风致的几人,宁风致被解救出来后,竟一个腿软倒在了尘心怀里,尘心手上搂着宁风致,时不时的还轻拍着宁风致,好一副绝美画面,可尘心的神情却不绝美,那冷若冰霜的脸仿佛要冻死谁似的:“怎么?宁宗主连自家人都不管?”


宁宗主只能讪讪的笑着:“我也没想到他会出这般丑像,是我教导无方,剑宗主恕罪”此话一出尘心脸色更加难看:“宁宗主不管你们便为所欲为,难道没看到他腰上带着本座的玉佩吗?!”尘心无意识的爆发出七杀领域,那七杀的杀气骇得宁宗主直接坐在了地上


“呦,宁宗主怎么坐地上了?”尘心不禁嘲笑着那厮,宁风致轻轻的拽了拽尘心的袖子:“别这么说嘛,那毕竟是我的宗主”


尘心一边揉了揉宁风致的头发一边看着雪夜大帝:“陛下,我记得七宝琉璃宗那里没有多余的位置了对吧?正好今日我没带别人来,不若就让宁家九长老跟我一起罢了”


雪夜大帝连连点头:“还请二位入席”说罢,尘心拽着宁风致的手便进入了会场,路上尘心不禁调笑道:“你看,上次你救了我,这次我替你解围,这就叫缘分”宁风致尴尬的笑了笑后不禁说道:“剑斗罗冕下,你不觉得两个大男人牵手很怪吗?”


说罢尘心的手像触电般的甩开了宁风致:“啊对不起对不起,我忘记了”尘心连连道歉,宁风致也赶忙挥了挥手:“剑斗罗冕下言重了,今日多谢冕下出面,我才脱离那尴尬的境地”尘心摸了摸自己的头腼腆的笑了笑


此事结束后,宁宗主对宁风致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宁风致也从原来的九长老晋升成为大长老


二人第三次见面则是在三个月后,时间虽长了些,可二人一直在给对方写信联络感情,当然信中的事情大多是尘心咒骂剑宗或七宝琉璃宗的长老,而宁风致一直劝他莫要动气


三个月后,武魂帝国蠢蠢欲动,雪夜派出独孤博带领上三宗的宗主亲自前往星罗帝国议和,蓝电霸王龙家族派出了玉天恒,剑宗是由尘心亲自出马,七宝琉璃宗则是由宗主带着宁风致一同前往


马车上,独孤博找到宁风致:“你下去找玉天恒或者是尘心去,我的马车坏了,可我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在同一辆马车上”宁风致只得乖乖下去,可他踌躇半天才决定去找尘心,可没想到他被马夫拦住了:“剑斗罗冕下不习惯与别人同一辆马车,还请先生见谅”


闻言,宁风致只得去寻找玉天恒,可刚走没两步,那道清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:“可是风致?”宁风致笑着回答着,尘心听那人高兴的好似三岁孩童,声音中便夹杂着几分笑意:“既是风致,那便上来吧”


宁风致开开心心的上了马车后,便跟尘心开始吐槽那独孤博,说着说着倒把自己气的够呛,尘心笑意盈盈的看着宁风致,而后便从怀中掏出一盒糕点,宁风致惊呼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!”尘心宠溺的说道:“秘密,前几日你不是说想吃醉仙阁的桃花酥嘛,我知道你要来后特地给你买的”


宁风致接过那盒糕点开心的说着:“众人皆知醉仙阁的酒一绝,可没几个人知道这桃花酥也是一绝”


尘心眼含笑意道:“好了快吃吧,这盒糕点我可是亲自去买的,你不吃完都对不起被我抛下的练剑的时间”


宁风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忽而从纳戒中拿出一瓶药膏:“你多年练剑,那手腕自是损伤严重,这个药膏是我特地为你研制的,可透过皮肤温养骨骼”


尘心接过药膏开玩笑的说道:“你说你这么好,我要是能娶你该多好”宁风致脑子一抽说道:“我不介意嫁给你”尘心呆呆地看着宁风致,宁风致语无伦次道:“你…我…不是!你听我解释……好吧我确实喜欢你”


尘心一把抱起宁风致,将前者禁锢在自己腿上,而后立刻为马车开启结界:“真的吗?你可别骗我,因为我也真的真的好喜欢你”尘心和宁风致脸的距离不超过三厘米,闻言宁风致吻了上去,过了很久才依依不舍了离开:“你看我像是在骗你吗?”


宁风致忽而感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的肚子,向下摸了摸,没摸出来后又上下撸了一下,尘心一把抓住宁风致的手:“别逼我强要了你”


瞬间宁风致的脸涨得通红,而后便再次吻了上去:“不用强要,我随时都能给你”


晚上到旅店后尘心抱着半昏迷的宁风致走了下来,前者对宁宗主说:“风致今日身体有些不适,看你也不像会照顾人的,所以今日他便先在我房内休息一夜”


本章完


这个文不长,两章完结

又是一年风起时(十一)

只见尘心一把将宁风致拽入森林中,尘心狠狠地禁锢住宁风致,十分粗暴的把宁风致身上的衣服扒了个光,直到宁风致在尘心怀中微微颤抖,尘心才欲求不满的说道:“风致,我真的忍了好久了,这一年你不让我碰你,我真的很难受,算我求你了,给我吧”


宁风致红着眼眶,微微哽咽的说:“那…那轻点好吗?你一年没碰我,后面…后面怕是很难进去…”宁风致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的声音都是一点一点挤出来的


尘心不禁笑出了声:“别怕,这次我会轻一点的”


等宁荣荣再次看见宁风致时,已是四日后在海马斗罗府邸,宁风致微微颤抖的双腿展现出了这两日他到底是怎么度过的:“爸爸,你这两天干什么去了?快准备一下吧,咱们要开始第四考了”


宁风致脸上浮起了可疑的红晕,清了清嗓后问:“第四考是什么?”宁荣荣一脸苦相说道:“他让咱们帮助小白打败邪魔虎鲸王,这可怎么打啊,他可是在水里,咱们进了水里就相当于进了别人的天下”


宁风致微微颔首,似是思考了一会儿说道:“这四日我不在,你们可去试了试?”


此话一说出来,宁荣荣脸色更不好看了:“试了,爸爸你这几日不知在何处,剑爷爷便一直随我们尝试,任何方法都试了,剑爷爷甚至连第九魂技都用了出来,但是一到水里就威力大减,最后也只落得两败俱伤的结果”


“剑叔受伤了?”宁风致声线顿时提高了不少,这一举动吓到了宁荣荣:“没有,剑爷爷就是魂力耗尽了而已,是三哥受伤了,伤的可严重了,估计没个几日下不来床”宁风致松了口气,不是他的剑叔受伤就好,唐三受伤关他屁事


宁风致招呼宁荣荣道:“你去叫他们几人前来,准备开始第四考”宁荣荣不禁瞪大了双眼:“爸爸你要干嘛?”宁风致神秘的说道:“你只管去叫就是了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”说罢宁风致消失在宁荣荣面前


等众人赶到时,只见宁风致手中武器一会儿变为七杀剑一会儿变为昊天锤,还不停的使用着空间撕裂在邪魔虎鲸王身边来回穿梭,不一会儿那空灵的声音便再次响起


“尘心,完成海神第四考,海神亲和力增加百分之十五,由于并未参加战斗,所以此次考核没有奖励”


“宁风致,完成海神第四考,由于此次考核由宁风致一人完成,因此特别奖励等级加两级,赐十万年魂环”


瞬间宁风致被红光包围,等红光消失后宁风致第九魂环便是十万年限的,等级也达到了92级巅峰


波塞西颇为欣慰的看着宁风致:“你这天赋真真是不错,甚至不次于海神继承人”宁风致虽然十分高兴但也未曾忘记礼数:“大供奉谬赞了”


与此同时,第五考核也浮现在众人面前


〈挑战!七圣柱守护者〉


本章完




又是一年风起时(十)

自动带入波塞西&唐晨,不喜勿入


尘心发现宁风致在微微颤抖后,将宁风致一把揽在怀里,轻轻的拍着宁风致的背,就如同哄小孩子似的:“乖,我知道你怕海,但是有我在,放心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”当初一位对宁风致很好的前辈,是溺死在海里的,二十余年过去了,宁风致对海的恐惧不减反增


这是宁风致第一次在小辈面前亲吻尘心,导致尘心一瞬间大脑空白,直到宁风致红着眼眶对尘心说话时,尘心才回过神来:“剑叔,你能不能别离开我…求你了”宁风致的身体被尘心狠狠地禁锢住,微冷的舌滑入口中,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,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,这一瞬间的悸动,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


只到宁风致有些喘不过气来,尘心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宁风致,宁风致感受到了其余几人那狂热的眼神后,躲在尘心怀里怎么也不肯出来,尘心瞪了一眼那几名小辈,那八人便分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:“好了风致,他们走了,出来吧”宁风致小猫般的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后微嗔道:“都怪你,荣荣还在呢,你就这样”


尘心不禁笑了起来:“哪个小坏蛋先勾引的我?再说了,我总算等到了古榕那货不在,你还不能让我讨个甜头?”宁风致推开了尘心自顾自的走到柱子旁,尘心见状一剑便劈碎了自己的柱子,而后一脸无辜的看着波塞西:“我的那个柱子坏了,可以先跟风致一起吗?”


波塞西心里默念‘他是继承人,他是继承人,他是继承人’而后强颜欢笑道:“没事,我现在命人给你建一个”只见尘心的脸瞬间耷拉了下来,而后将七杀剑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副‘你猜我敢不敢划下去’的样子


波塞西连连摆手:“啊行行行,随你随你”波塞西心中咒骂着尘心‘我为什么遇见了这么个**继承人,谁能来解救我,要不我直接献个祭死了得了’


尘心将宁风致放了下来后,自己站了上去,而后便紧紧的抱住宁风致:“别怕,有我在,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”


一年的考核就这么过去了,对于其他几人来说十分难熬,可对于尘心来说其实并非那么困难,对于宁风致而言其实这一年只是每天要淋十二个小时的水罢了


“尘心,完成海神第三考,海神亲和力增加百分之十五,由于破坏考试器具,此次考核没有奖励”


“宁风致,完成海神第三考,等级提升一级,由于此次考核钻空子,此次不增加魂环年限”


如今的宁风致已达到88级,估计再有半年左右即可升级致89级


波塞西本以为二人会懊悔不已,没想到二人根本就懒得理她,只见二人腻乎的好似那新婚夫妇似的,气得波塞西直接逃离了那个恶心的地方:“真是烦死了!欺负我唐晨不在身边!”


本章完


又是一年风起时(九)

觉得潮汐炼体的时间有点扯,所以自己改了下时间不喜勿入


“咳咳…剑叔别乱说话”宁风致微微脸红的说道,而后一道气流便进入宁风致体内,宁风致的玉扳指也突然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所霸占:“别担心,那股气流是空间神托我给你的礼物,你可以任意使用那个气流,你可以指定那气流前往何处,温度变化也由你指挥,最低可达-130℃,最高可达540℃,也就是说,想冻死谁或烧死谁,任你心情而定”


宁风致有些呆滞的看着波塞西,上一世宁荣荣口中的波塞西可不是这个样子的,波塞西未理会宁风致的异样,自顾自的说了下去:“你那个玉扳指里边的能量,便是空间神的神器,和海神大人的不同,你那个没有具体形态,换句话说,你想让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,比如海神三叉戟,比如昊天锤,比如七杀剑,只要你会用,它什么都能变”


“空间神和海神大人说了,让我训练你们二人的战斗能力,不过我感觉尘心不需要训练,相反,宁风致你需要魔鬼训练,当然你放心,我不会弄死你的,一年后你将会感谢我”听到这话,宁风致十分兴奋,他最大的愿望便是上阵杀敌,如今巅峰斗罗要亲自训练自己,他自是开心得不得了


很快一年便过去了,尘心整日无所事事便继续在海神之光修炼,而宁风致被波塞西训练了一年后,整个人气质都发生了变化,起初宁风致每日都被折磨的想要昏死过去,后来宁风致便开始享受这种状态,如今的他如果跟对手肉搏的话,完全可以和戴沐白打成平手


环形海,史莱克七怪被小白折磨的近乎疯狂,等剑骨二人到达后便开始第二项考核,八位小辈费尽心思才勉强通过第二项考核,当海马斗罗宣布宁风致与尘心考核开始后,只见几人身边突然出现一条空间裂缝,剑骨二人竟慢慢悠悠的从里面走了过来,更令人气愤的是,海神竟判定他们通过


“尘心,完成海神第二考,海神亲和力增加百分之五,第二魂环年限增加一千年”


“宁风致,完成海神第二考,等级提升一级,为86级,第二魂环年限增加一千年”


二人的魂环再次由黄变紫,尘心在海神之光连续修炼了两年后,成功突破至98级,宁风致在波塞西身边训练了一整年战斗能力,已经能熟练应用罗刹镰刀、修罗剑、双匕首与长鞭这四种武器了


波塞西缓缓说道:“最近大家都辛苦了,先休息一周吧,不然下一个考核你们无法通过”言罢,第三项考核出现在众人面前


〈潮汐炼体〉


朱竹清清冷的声音传入了宁风致的耳中:“我每日需要在沉银柱上待够五个小时,时限一年”听到此话宁荣荣微微震惊道:“我和小奥的也是一年,但我们每日需要待七个小时,三哥、剑爷爷你们呢?”


唐三环顾一周:“看来我们这次的考核时限一样,但时间却不一样,我需要待10小时”


尘心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我和风致需要待满12个小时”


本章完



又是一年风起时(八)

记不清原著内容了,奖励都是自己虚构的,不喜勿入


“剑叔!”尘心与宁荣荣循声望去,只见宁风致涨红了脸,尘心眉眼间含着微微笑意:“你爸爸生气了,我得赶快去哄了,不然可就糟了”说罢,尘心刹那间便出现在宁风致身侧,那点头哈腰的样子外人看了都要惊掉下巴,可在宁荣荣眼里却是另一番场景


奥斯卡看着宁荣荣那姨母般的微笑不禁问道:“这你还笑得出来?”宁荣荣撇了奥斯卡一眼:“你懂什么?我早把剑骨两位爷爷当作自己后妈了,啊虽然我爸爸是下面那个,但是看到他们这么和谐,我也快乐得很”宁荣荣咯咯笑着,奥斯卡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而迷茫


一年后,十人依次进行了考核,剑骨二人没有管其他几个小辈,他们将宁荣荣与奥斯卡拽了上去后,二人便径直走向了第333级台阶,二人不费吹灰之力便完成了考核,这一年尘心已是半只脚踏入了98级,而宁风致则从81级增加到了84级,空中传来了空灵的声音


“尘心,完成海神第一考,海神亲和力增加百分之五,第一魂环年限加一千年”


“宁风致,完成海神第一考,等级升一级,为85级,第一魂环年限加一千年”


话毕,只见尘心与宁风致二人第一魂环皆由黄变为紫色,宁风致有着前世记忆自是见怪不怪,而稳如老狗的尘心如今也略显兴奋:“这海神岛果然神奇,竟然连魂环年限都能加,不过这海神亲和力是什么?”


此时,波塞西的声音从几人头顶传了出来:“只有海神亲和力达到百分之百,你才能继承海神之位”


尘心微微点头,波塞西继续说道:“今日你们先休整一天,明天开始第二项考核,第二项考核就在海马斗罗府邸前”话毕,第二项考核出现在众人眼前


〈突破!环形封锁〉


第二日,八人与海马斗罗候在府邸门口等着剑骨二人的到来,大概一柱香后,尘心才缓缓出来,海马斗罗不禁问道:“宁前辈呢?”尘心指了指屋子:“啊咱们先开始吧,我昨日有些畜牲了,风致如今有些起不来床”八个小辈十分欣赏尘心那不要脸的气势,让他们无意之间吃到了许多瓜


海马斗罗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是小白,是十万年魔魂大白鲨所化,这一年就由她来指导你们”而后,海马斗罗看向尘心:“前辈,麻烦等宁前辈醒了之后,您和宁前辈直接前往海神殿寻找大供奉即可,这个训练您二位无需参加,最后的考核二位参加一下即可”尘心微微点头后转身便回房间


海神殿


波塞西看到二人走来后,缓缓说道:“尘心,你作为海神继承人,能不能禁欲一点,人家好歹是空间神继承人,日后要和你平起平坐的”


尘心十分不屑道:“再平起平坐他也是我老婆,怎么?这年头继承个神位连老婆都不能睡了吗?”


本章完





又是一年风起时(七)

尘心将宁风致放下去后,宁风致边推尘心便说道:“剑叔,你快去试试,我都能上200多级台阶,你肯定没问题的!”尘心似是乐在其中:“好好好,我去试试”


尘心在宁风致鼓励的眼光下缓缓走了上去,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尘心竟爬到了416级,远远超过了考核的级数,尘心乘着七杀剑飞了下来,在宁风致耳边说:“风致,我这么厉害,是不是得给点奖励啊”宁风致脸瞬间涨起了薄薄一层红晕,在小辈们的注视下,浅浅吻了一下尘心的唇边后,便紧紧的抱着尘心并将头靠在尘心的颈侧,说什么都不肯出来


这一幕惹得尘心冁然而笑:“风致,这么多小辈还看着呢,你就这么勾我的邪火,你这是逼着我跟你野战啊”听到此话,宁风致瞬间开启空间瞬移,刹那间便从尘心怀里瞬移到了荣荣身边,那幽怨的小眼神仿佛在说‘我在荣荣身边,看你怎么耍流氓’


尘心被宁风致那小眼神逗得哈哈直笑:“风致乖,我逗你的,乖啊,快过来,你霸占荣荣让小奥怎么办?”此话一出,宁风致撅着嘴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,尘心在宁风致耳边小声说道:“不高兴啊?我刚问过波塞西了,晚上森林不会有动物的,你要是不高兴的话…我不介意今晚让你爽”


宁风致死死地盯着远处的波塞西,后者被那匕首般的眼神盯得莫名心慌:“咳咳…考核已正式开始,你们一定要将心思都放在修炼上,别想着那些有的没的”说罢,波塞西便消失在众人面前


宁风致抛下尘心飞奔到适合自己修炼的地方后,尘心笑着摇了摇头站上七杀剑后也飞到适合自己的地方开始了修炼


晚上,奥斯卡起夜时听到了草丛内有着异样的声音,奥斯卡以为是动物正欲查看,便听到了肉体撞肉体的声音,奥斯卡好歹也是20多岁的大小伙子了,再怎么也明白草丛内的人在干什么


下一秒,奥斯卡便被草丛内的声音吓得连连后退:“剑叔…不…不可以…小辈们都还在…”那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竟是自己未来岳父发出来的,这声音吓得奥斯卡愣在原地,阻止二人也不是,走也不是,只到奥斯卡听见尘心一声闷哼才反应过来,立刻跑回了帐篷


早上,尘心十分雀跃,其余几人都认为尘心是因为修炼效果才高兴,只有奥斯卡离尘心八丈远,嘴里还喃喃道:“卧槽…这他妈三观被震碎了…”宁荣荣走来询问,奥斯卡将昨晚的所见一一告知宁荣荣,后者缓缓走向尘心:“剑爷爷,昨晚…你是不是可快乐了?骨头爷爷不在,是不是很开心?”


宁风致虽离二人有四五米远,但也听见了宁荣荣说的话,刚想反驳便听尘心声音中隐隐夹杂着一丝笑意:“荣荣,你昨晚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你爸爸脸皮薄,你可不要去逗他啊,至于古榕那个老贱人嘛…他不在我自是开心得紧”


本章完

又是一年风起时(六)

“穿越海神之光?”尘心有些不解,这光要如何穿越?波塞西看出了尘心的不解,缓缓说道:“今日还请几位好好儿休息,明日便正式开始考核”波塞西像是想到了什么,乎而加了一句:“不要急着完成考核,享受考核的过程,会对你们有很大的用处”


海马斗罗府邸,尘心将他拽到一旁悄悄说着什么,不一会儿便有婢女前来告知几人的房间,十个人一共六间房,宁风致疑惑道:“不应该是七间房吗?”那位婢女解释道:“主上吩咐了,您和海神继承人共住一室即可”此话一出口,七怪与白沉香眼神十分复杂的看向宁风致,宁风致微微脸红,心中咒骂道‘尘心这个老色罐,出来历练脑子里还都是这些没有用的东西’


果然不出众人所料,第二天宁风致身上那暧昧的痕迹藏都藏不住,即使有尘心的搀扶,宁风致的腿也微微颤抖着,宁风致小声的埋怨着尘心:“昨晚跟你说了不行,这些小辈都还在这里,更何况荣荣还在,你让我这脸往哪里放?”尘心一边挨骂一边在心里想着‘我不好好儿珍惜咱们二人世界,等古榕回来了我可怎么办’


波塞西看着昨日被尘心折磨的宁风致,心里不禁吐槽‘海神大人啊,你怎么找了个这么不会怜香惜玉的糙汉继承你的神位啊’其实尘心昨晚没敢太过火,不然今日宁风致还想参加考核?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


“好了,人都到齐了,那便开启考核吧”波塞西声音虽十分清冷,但却给人一种想要靠近的感觉


朱竹清、戴沐白、奥斯卡、马红俊、宁荣荣五人需登上108级台阶;唐三、小舞需登上136级台阶;而宁风致与尘心二人则需要登上333级台阶,当然了这个考核对于七怪来说十分困难,可对于尘心来说难度也不是很大,七杀剑天生便可承受比自身等级强四至五倍的压力,更何况尘心身旁还有宁风致的极致辅助,333级一下子也没有那么可怕了


七怪都开始各自的尝试,尘心则扭头问宁风致:“风致,想去试试吗?你是想自己尝试一下还是咱们一起?”宁风致十分果断道:“我自己先尝试一下能到多少级台阶吧,而且剑叔,我觉得咱们可以在压力下修炼,这样的修炼环境,怕是比正常修炼要快上不少”尘心微微点头:“若坚持不住的话,一定要第一时间退下来,要是动不了了记得喊我”宁风致微微点头后开启武魂便向上走去


宁风致在对自己的极致辅助之下,勉强走到了207级台阶后便动不了了,上也上不去,下也下不来,最后还是尘心将宁风致抱了下来:“剑叔,这海神之光果然十分厉害,但我若非魂力耗尽了,怕还是能再上个十余级台阶的”尘心看着宁风致那副‘我真的很厉害!’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笑,手也不停的揉搓着宁风致的头发:“好,好,我们风致最厉害了”


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