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鸦.

哪有那么多巧合,我故意遇见你的(下)

宁宗主刚想阻拦,只见尘心抱着宁风致一溜烟便跑了,待宁风致再次醒来时,只见尘心裸着上身笑意盈盈的看着宁风致:“醒了?可还有哪里不舒服?应该不会不舒服吧,上午在马车上的时候,你叫的可不像不舒服的”


此话一出,宁风致瞬间便滑入被子中死活不肯出来,尘心隔着被子威胁道:“我的剑柄长26厘米,你要是还不出来,我不介意让你试试”宁风致一下子便从被子里出来,泪眼汪汪的说着:“不要…你的…你的那个我都受不住,剑柄更不行了”


尘心顺势躺下后紧紧抱住宁风致,轻轻吻了吻后者的唇:“你放心吧,只要你不想要,我不会强迫你的”宁风致忽闪着自己那卡姿兰大眼问道:“那如果我好久都不想要的话,你怎么办啊?”


尘心一脸委屈道:“那我就只能忍着啊,谁让你不想呢”宁风致一脸紧张的问:“那…那你现在想吗?”尘心一个翻身便将宁风致压在身下:“我没有不想要你的时候,你什么时候想要了,勾引我就好”


话毕,宁风致抱着尘心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上去:“我这算勾引吗”尘心快速的扒着宁风致的衣服:“你这叫引火烧身”


待完事后已是四更天,宁风致瘫在尘心怀中百无聊赖的玩着后者的头发:“那我们现在算是谈恋爱了吗?”宁风致抬头看着尘心,尘心的下颌线十分明显,宁风致感觉他的下颌线比自己的人生规划都明显


尘心抬手轻轻拍了下宁风致的额头:“你想跟我谈恋爱吗?还是你就想跟我约炮?”听到此话,宁风致从尘心怀里挣扎着坐了起来:“你什么意思?我…我都把我整个人都给你了,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?我当然想和你谈恋爱了!不然我怎么…我怎么会甘心被你要了”


宁风致越说越委屈,眼眶渐渐红了起来,尘心这话说的跟一点都不在乎宁风致似的,宁风致的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,一边哭一边捶打着尘心:“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宗主没一个好东西,提上裤子不认人,我娘亲当初就上了这种当,我居然也被你们骗了”


宁风致一哭尘心便慌了神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好紧紧的抱住宁风致,宁风致在他怀里死命挣扎,可宁风致终究是辅助魂师,怎么可能会从强攻系魂师的怀中挣扎出来


尘心死死的抱着宁风致,轻声安慰道:“好宝儿乖,我没有提上裤子不认人,我很爱你,我是怕你不想跟我谈恋爱才问的,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都怪我思虑不周,那既然你想跟我谈恋爱,那明天我可以牵着你的手,向众人说明你是我尘心的未过门的妻子吗?”


尘心缓缓放开宁风致,宁风致哽咽道:“你真的喜欢我吗?你想娶我是吗?”尘心点头如捣蒜,宁风致撅着嘴说道:“先不要牵手好不好?我毕竟是七宝琉璃宗长老,要是牵手的话宗主怕是会不高兴了”


尘心抱着宁风致躺回了床上,哄孩子般的在宁风致身上轻拍:“好好好,一切都听你的,快睡吧,明日还要继续赶路”


宁风致睡眠极浅,平日身旁但凡有些风吹草动的就会惊醒,可今夜他竟在尘心怀中睡的十分安稳,直到早上尘心练剑回来后洗漱,才吵醒了宁风致


“阿尘,你干什么呢?”宁风致揉了揉眼慢慢坐了起来,尘心闻声便赶紧跑了进来:“是不是我声音太大吵醒你了?都怪我,我忘了坊间传闻都说你睡眠浅”


宁风致看着他自责的样子,心中涌出阵阵暖意:“我的剑斗罗前辈,你看看这都几点了?再睡我都要睡傻了,不过确实是你吵醒我的,作为惩罚,今日便由你来为本座洗漱吧!”


“是!我的宁主子!”


待二人下楼时,众人早已在马车前等候多时,玉天恒更是讥讽道:“一个老光棍洗漱都如此墨迹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二人在屋内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”


尘心看都懒得看他,可宁风致一听这话便炸了毛了,一下子便死死地握住尘心的手:“不好意思啊,我家阿尘可不是光棍,因为他是我未婚夫君,我是他未婚妻子,几个月后我们便要举行婚礼了,还希望大家来参加”


尘心被宁风致的所作所为吓了一跳,心里还想着‘谁跟我说牵手影响不好的?’虽然心里在吐槽宁风致,可他却一把搂住宁风致:“我家夫人说得对,等一回到天斗帝国,我们便打算举行婚礼”


此时玉天恒气得脸都绿了,可二人理都没理,直接便走上马车


有了尘心宁风致二人的强强联手,议和的事情进行的十分顺利,宁宗主也十分赞成二人的婚事,没过两个月便回到了天斗帝国


武魂帝国


“古榕,交代你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?”那人居高临下的望着那左拥右抱的古榕:“教皇冕下,放心吧,半个月内,你想要的东西我定然双手奉上”


剑宗


二人回到了天斗帝国后,便开始着手计划结婚的各项事宜,宁宗主特地给宁风致半年的假,就为了让他好好儿筹划婚事


宁风致倒在尘心怀里翻着资料,尘心则在一旁处理剑宗各项事宜,不一会儿尘心便发现怀中的人没了动静,低头一看那人竟睡了过去,尘心笑着摇了摇头后,将宁风致抱回了床上,掖了掖被角边继续去处理事务了


很快,一周便过去了,二人将结婚的日子定在三日后,所有的事宜都被宁风致安排妥当,在结婚前两天却出了一件大事,宁风致失踪了!


尘心知道后发了疯的寻找宁风致,却是一无所获,直到结婚那天,宁风致的尸体被人送到了剑宗内,身边是一个摄像机,尘心当场便晕了过去,等再次醒来时已是转天早上


独孤博守了尘心一夜:“你醒了,尸检报告我已经做完了,你…你确定要看吗?”尘心揉了揉肿胀的眼眶嘶哑的说着:“你说给我听吧,我不想看”


独孤博悲痛的说道:“宁风致…右臂被人砍断,嗓子被毒哑,双脚脚筋被人挑断,鼻梁被人用钝器砸断,脾被人硬生生打破,我从宁风致体内找出来27根细银针,而且…而且宁风致是被人强奸致死的,而且死亡时间,是昨天凌晨”


尘心听到此话竟十分不争气的哭了出来,独孤博便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,尘心泣不成声的问道:“我记得风致身边有个摄影机,你给我拿过来,我看看里边是什么”


独孤博立刻回绝:“你还是别看了,我昨日看了一夜,那…那个摄影机里是宁风致被人虐待和侵犯的全过程,那人只想知道你剑宗密阁的钥匙,宁风致知道你那密阁中有这多么宝贵的东西,所以他…他在临死前将你送给他的玉佩摔碎了”


见尘心没有反应,独孤博又缓缓问道:“密阁钥匙,就是那玉佩,对吗?”


沉寂良久后,尘心忽而疯魔般的大笑:“没想到啊,我只是想向世人说明我尘心爱宁风致,愿意把一切都给他,没想到竟为他招来杀身之祸”


尘心忽而又掩面痛哭:“风致啊风致,你真的好傻,那密阁中不过有几本秘籍罢了,你给他们又能如何?聪明如你,怎么也会犯此等错误”


独孤博看着尘心这副疯魔的样子,缓缓开口道:“其实那个视频里,宁风致从未想过自己能或者出去,他在临死前也一直在叫你的名字,他知道那人在录像,所以他最后说的话,也是让你好好儿活下去”


“尘心,你得好好儿活着,你得好好儿守着密阁,不然风致就白死了”独孤博语重心长的说着,他希望尘心能看在宁风致的面子上,好好儿活着


“是古榕的杰作对吗?”尘心毫无生气的盯着独孤博,独孤博慢慢的点了点头,下一秒尘心便消失在独孤博面前


斗罗历348年11月24日,剑宗宗主尘心孤身闯入武魂帝国,怒杀武魂帝国754名平民,剑斗罗将比比东、古榕二人虐待致死后,开启剑宗密阁,广招贤士,对外宣布日后是七宝琉璃宗盟友


此后,没有人再看见过尘心笑,不过与曾经不同的是,以前尘心永远是身着白衣,如今的尘心不论出席什么活动,哪怕是葬礼,尘心也身着一身红袍,而尘心右肩上永远绣着一座七宝琉璃塔


“风致,我听你的话,好好儿活着,你也要等我,等我去寻你”


本文完




评论(1)

热度(13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