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鸦.

归离(二)

与原著几乎完全不符!!私设如山!!!!不喜勿入!!


一进门,宁风致便看见尘心将七杀剑抵在一名弟子的肩上,宁风致赶忙遣散了所有弟子,将自己和尘心关在了一处:“剑叔,你怎么了?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
宁风致的手搭在尘心的胳膊上,可下一秒手就被尘心甩开:“宁风致!我父亲…我父亲是不是被你们七宝琉璃宗的人所杀?!”


“什么?”宁风致十分诧异,在斗罗大陆上,只要是能排的上号的家族都知道尘见君是被千道流所杀,尘见君死后也是七宝琉璃宗的老宗主大发慈悲才将尘心带回宗门


尘心看他装傻充愣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都知道了!是你们找了会篡改记忆的魂师,我才一直被你们蒙在鼓里!而且我都找到了证人!他都承认是你爹下令毒死的我父亲!”


宁风致立刻否认道:“这不可能,你是受了谁的蛊惑?你父亲当初重伤后是我和独孤博将他带回七宝琉璃宗的,如果我父亲要毒死你爹,独孤博会不知道吗?”


尘心冷哼一声,随意招了招手,那两位长老便走了上来,尘心死死地盯着宁风致:“你们跟宗主说”


那个年纪较大的开口说道:“宗主,当年确实是老宗主让我们用剑斗罗的命威胁尘见君,尘见君被逼无奈才服下了毒药,而且那日给尘见君看病的不是独孤博,是我幻化成独孤博的样子帮宗主二次下毒,才导致了尘见君的死”


另一名长老见二人无动于衷更是添油加醋道:“剑斗罗!我当初就跟老宗主说过此事不可行!我还想让宁宗主也劝劝老宗主!可宁宗主不但没劝老宗主,反而向老宗主请命亲自去寻找剧毒要毒死尘见君前辈!剑斗罗!这都是我一时糊涂犯下的错!祸不及妻儿!请您一定要放过我的老婆孩子啊!!”


下一秒二人便死在了尘心剑下,尘心眼睛通红的看着宁风致:“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?”此时的宁风致摇摇欲坠:“事已至此,我再怎么狡辩也没有用了,不若你也杀了我罢,也算是给尘见君前辈报仇”


尘心一把抓住宁风致的下巴,力气之大像是想要捏碎宁风致的骨头:“不,要是杀了你的话,那就是太便宜你了,我要日日夜夜折磨你,让你成为我的阶下囚”


宁风致潸然泪下: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”


此事过后,当天看到尘心发疯的弟子全部被派到了十分偏远的地方做苦力,尘心也对外宣称宁风致重伤,由他暂时接替七宝琉璃宗宗主之位


密室,宁风致瘫在床上一动不动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死了,他满身的疤痕展现出了尘心对老宗主的仇恨,这些疤痕有的是鞭子抽出来的;有的是烙铁烫的;有的是七杀剑的剑伤,不仅如此,宁风致还被许多男人轮奸,因此导致宁风致下体严重撕裂,可每次尘心来都会先在床上折磨宁风致一番,再用各种刑具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


本章完





评论(6)

热度(19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