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鸦.

归离(四)

我不懂医学!!!都是自己瞎写的!别信啊!!!


等宁风致再次醒来时已是五天后,当他看到身边有人后,下意识爬起来缩到墙角不肯出来,在毒骨二人杀了时年的前一天,尘心在密室中折磨宁风致整整三个时辰,一下便导致宁风致晕了过去


“宁宗主,是我,别怕”古榕虚弱的声音传入宁风致耳边,那日大战后,古榕被鬼菊二人打到昏迷,他是被独孤博拖着回去了,或许是古榕担心宁风致,也或许是古榕害怕尘心再对宁风致做什么,他竟才昏了两天,便赶到宁风致身边,他更是将尘心打了出去


宁风致听到古榕的声音后红着眼眶看着古榕:“骨叔,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”虽说古榕没有加入七宝琉璃宗,可宁风致与古榕的关系可以说是亲如兄…亲如叔侄


当古榕看到宁风致没事后,整个人便直直的栽了下去,好在独孤博一直在古榕身边待着,不然的话这一下古榕怕是能摔傻了


独孤博将古榕安置好后,坐到宁风致身边:“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自从古榕来了之后,尘心就一直在外边跪着”


此话一出宁风致便打算起身去寻找尘心,但下一秒这个人便瘫坐在地上:“我…我的腿…”独孤博轻叹一声,将宁风致抱回了床上:“尘心找到我的时候,你的腿就已经救不回来了,他将你的脊柱打断了,我虽然将你的骨头接好了,但神经我却无能为力,你下半辈子…或许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”


宁风致直直的盯着独孤博,独孤博不忍心看着他这副模样,刻意回避了宁风致的视线:“你应该也发觉了,你右眼无法看看东西了,我不知道尘心对你做了什么,你的神经明明没有受损,但就是看不见东西,更像是被人毒瞎了,但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什么毒药是只毒瞎一只眼的”


宁风致有些哽咽,他的剑叔…当真这么恨他吗?


独孤博见状赶忙安慰宁风致:“记住,以后你情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,这么多日的痛苦,导致你心脏受损严重,情绪稍微激动一点都会心疼,过度劳累的话你也会心疼”


宁风致稳了稳情绪,嗓音有些嘶哑的问道:“骨叔,他是怎么了?为什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?”独孤博有些添油加醋的说道:“当我们得知了需要杀了残梦时年才能救你,我和古榕便立即退出了独孤家族,本来一切都很好,可我们遇见了鬼菊,古榕一人阻挡他们两个,我进去杀了时年,等我出来后,发现古榕早已倒在血泊中”


宁风致瞳孔微微缩小,独孤博自顾自的说了下去:“本身按照古榕的伤势,内个十天半个月是下不了床的他可能是担心尘心再对你做些什么,竟只在床上躺了两天就来守着你了”


本章完

评论(4)

热度(32)

  1.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