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鸦.

归离(完)

私设如山!!!与原著几乎完全不符!!!不喜勿入!!!


独孤博看着宁风致:“你现在想怎么办?是原谅尘心?还是选择跟古榕在一起?”宁风致轻咳两声:“都想…”独孤博不禁翻了个白眼:“我劝你最好别轻易原谅尘心,尘心那货能在被人篡改记忆的情况下那么对待你,就说明他没有那么爱你”


门外的尘心也听到了独孤博说的话,在外边大喊道:“风致!我知错了!我打我骂我我都受着!你莫生气了!”宁风致示意独孤博将他带出去,独孤博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


独孤博推着轮椅来到房门口,只见尘心此时已摇摇欲坠,看见宁风致出来后更是连滚带爬的跑到宁风致身旁跪下:“风致,是我不好,我不该如此,你能不能原谅我”


宁风致刚想同意,却想起独孤博刚刚对他说的话,当即狠了狠心:“剑斗罗前辈,你莫跪在晚辈面前折煞我了,我可受不起剑斗罗前辈如此大礼,而且如今的我被许多男人轮奸过,身子也脏了,配不上剑斗罗前辈了,这七宝琉璃宗怕是也留不住前辈了,前辈愿意去哪便去哪吧”


尘心听到宁风致下了逐客令,当机立断便慌了神,将他自己的手搭在宁风致胳膊上:“风致你别这样好不好,一切都是我的错,你要是生气就打我一顿”


听到此话的宁风致一下甩开了尘心的手,情绪十分激动:“你别碰我!你当初但凡有一丝在乎我,我会坐在轮椅上吗?!你不分青红皂白的便毒瞎了我的右眼!还找男人轮奸我!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?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吗?!噗…”


突然,宁风致捂着心口吐出一口黑血,见状独孤博立即推开尘心将宁风致抱入房中:“我跟你说了你如今不能生气,你为什么还要生气?”


宁风致乖乖喝下了独孤博端来的药:“老毒蛇你说的没错,不能轻易原谅他,太气人了”独孤博一脸复杂的看着宁风致


晚上,尘心依旧跪在门外,独孤博都想问问他哪来的毅力?腿不疼吗?


“既然古榕现在也醒了,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”独孤博一脸坏笑的离开了房间,不一会儿二人便觉得口干舌燥,尤其是宁风致,之前宁风致已经被人将身体开发到了极致,如今有一点刺激便十分饥渴


宁风致一边眼泪汪汪的看着古榕,一边难为情的用手扣弄着后面,这副场景看得古榕眼都红了:“风致…你…我…”下一秒古榕便扑了上去:“老毒蛇这混蛋,居然给咱俩下春药”


宁风致也十分主动:“骨叔,你要是不嫌弃我脏,那就给我好吗…”古榕立刻吻了上去:“我怎么会嫌你脏呢”二人在房内春宵一刻,而屋外下起了瓢泼大雨,尘心在二人的欢好声中,艰难的度过了这一晚


转天独孤博便早早的来到了七宝琉璃宗,可接下来的却令独孤博瞳孔瞬间缩小,只见尘心倒在了血泊中,手腕处是自杀的痕迹,独孤博赶忙将人抱进房间:“我造了什么孽?居然摊上你们三个!把老子当免费医疗师吗?!”


等尘心再次醒来,只见宁风致坐在轮椅上紧紧的抓着尘心的手,古榕则靠在床边,一副‘你他妈怎么还活着’的样子


“风致…我真的知错了…求你你原谅我好不好”宁风致哭着点头:“我答应你,你不要再做傻事了”


古榕则在一旁幽幽开口:“虽说风致原谅你了,可如今的风致是你我二人的,再也不是你自己的了”


尘心被古榕气得当即从床上蹦了起来:“嘿你个老王八蛋!居然跟我抢媳妇!”


宁风致死死地盯着尘心:“所以,你的虚弱都是装的?”


此事虽结束了,可尘心对宁风致的伤害却是实打实的,虽说宁风致从未抱怨过此事,可这件事在尘心的心里将永远是最深的伤疤


本文完

评论(6)

热度(42)

  1.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