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鸦.

又是一年风起时(番外上)

六一番外


今日是六一,按照七宝琉璃宗的习俗宗主理应跟宗门内的小辈一同去玩,换句话说就是小辈们玩,宗主请客,可今年有两位不速之客搞得小辈们坐立难安,那就是咱们剑骨两位斗罗


其实古榕对小辈们很好,经常给小辈们买礼物、零食,所以他的到来小辈们还是很欢迎的,但是咱们剑爷爷在小辈们的眼里可是一位不苟言笑的可怕人物


“咳咳,剑叔要不你先回宗门等我吧”宁风致看着孩子们被尘心吓得小脸煞白,便打算赶走尘心,可没想到尘心脸皮极厚道:“没事,荣荣一会儿就来替你了,我在这里待一会儿,等荣荣一来咱们就走”


宁风致使眼色给古榕,古榕心领神会的将尘心拽出去打了一架,硬生生拖到荣荣来:“爸爸,剑叔骨叔怎么又打起来了?”


“没事,荣荣既然你和小奥来了,那孩子们就交给你了,我们先走了哈”说罢,宁风致便拽着剑骨一溜烟跑没影了


饭店,古榕有些不高兴道:“风致,自打你接任宗主一位,我们都多少年没出来过过六一了”


宁风致有些无奈的笑道:“骨叔,我今年都多大了啊,还过什么六一啊”


尘心听到此话也开口道:“你多大了?在我们心里你永远是那个跟在你父亲屁股后边的小屁孩,也不知道是谁小时候求着我们俩带你出去玩”


宁风致被尘心说的脸色微微泛红:“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,剑叔你怎么还记得”


古榕凑到宁风致耳边小声道:“是啊,也不知道是哪个坏蛋在六一时勾引我们俩,害得自己三日没下床,我俩还被那坏蛋的爸爸打了一顿”


听到此话宁风致脸刷一下便红透了:“那次是意外嘛!再说了,春药又不是我自己要吃的,那还不是有人故意放的”


尘心托着下巴看着这小孩在那里解释,心中顿时被幸福包围‘唉,一眨眼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,真是岁月不饶人’


“好了风致,快吃吧,吃完了我们带你去海边玩”古榕催促道,宁风致听到此话有一些抗拒:“今天海边人肯定很多,我不去,我这断了一只手再吓着孩子们”


一听到此话二人便十分心疼,如果风致不是为了救尘心,他也不会断一只手,尘心眼眶微红的说道:“风致你放心吧,我们俩个把那个海边包下来了,不会有人害怕的,而且一会儿荣荣他们也去那里,你也不用担心我们浪费钱”


宁风致看到尘心眼眶红了后便也没在说些什么,只是有些烦躁的抽了根烟,那根烟刚抽没两口便被古榕夺了去:“小孩子抽什么烟?”


宁风致有些怨恨的看着古榕,古榕一脸‘今天我就不让你抽’气得宁风致直跺脚


吃完饭后三人便来到海边与宁荣荣汇合,三人穿着沙滩裤的样子将小辈们的眼都看直了,虽说是小辈,但里边不乏有16、7岁的少女,试想一下,三个长相与二、三十岁无差别的男人,还有八块腹肌,身上没有一丝赘肉,哪个少女不思春啊


宁风致虽是辅助魂师,可身上依旧全是肌肉,虽说没了一个胳膊,但这搁谁谁不迷糊,即使宁荣荣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,但是看到三位长辈的身材还是忍不住脸红


“荣荣你怎么了?是太热了吗?怎么脸这么红啊”古榕上前询问宁荣荣,宁荣荣有些尴尬的咳嗽一下:“没事没事,或许就是有点热,我去阴凉处歇歇就好”


本章完




又是一年风起时(十六)

本文与原著不符!!!不喜勿入!!!


宁风致看着对面说不出个所以然的空间神说道:“罢了,不用你了,对了,你能不能想办法给独孤博找个神位?”空间神挑了挑眉:“你是说那个用毒的吗?”宁风致点了点头


“好说,正好毒神不想干了,正到处寻找继承人了,虽然独孤博年纪有点大了,但那货应该不会嫌弃他,那毒神虽比你们三人的神祇等级低一级,但好歹也是较强的一级神邸”说着空间神便给毒神发消息,不一会儿空间神手中便多了一块令牌:“你明天将这令牌给独孤博,这里边便是毒神三考”


宁风致诧异道:“才三考?”空间神慢悠悠的说道:“那货本就不想干了,加之是我推荐的,所以他给独孤博免除了五考,不行了我太困了,我先回去睡觉了”话毕,空间神消失在宁风致眼前


转天早上,独孤博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:“三个老畜生给我滚出来!”在校场的三人听到声音后便出现在了独孤博眼前,古榕颇为奇怪道:“你犯什么神经了?”


“我犯什么神经了?!他妈的宁风致哪是拿了五块万年魂骨啊,他你妈拿的是三块万年魂骨,三块十万年魂骨!”剑骨二人仿佛看到了独孤博身上的怒气实体化


“你那三块十万年的如果都是普通的咱还勉强说得过去,你他妈为什么把老子家族传承的十万年外附魂骨都给我拿走了!!!”独孤博越想越生气,正要接着发火时宁风致扔给他一块令牌,独孤博接住的瞬间令牌也融入他的体内:“毒神三考?”


“是这个重要还是十万年的外附魂骨重要?”宁风致有些无奈的看着独孤博


“给我的?”独孤博有些狐疑的问道,宁风致一副看傻子的样子:“废话,除了你谁还能用毒用的那么好?”


独孤博的怒气在瞬间消散一空:“那你总得告诉我你要魂骨都干什么用吧”


“那两个十万年的魂骨我给剑叔了,三个万年的我自己留着了,因为我们的考核是需要集齐所有的魂骨,然后昨晚我看到了有外附魂骨,想着骨叔还没有,所以就给他拿上了”


独孤博神情复杂的看着宁风致:“你真是…真为别人着想”宁风致笑着说独孤博抬举他了,独孤博恨不得拿白眼夹死他们三个:“那既如此,六块魂骨就算是我送你们的好了”说罢,独孤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


尘心与宁风致又在七宝琉璃宗内逗留了几日后才决定返回海神岛,古榕执意要跟随,宁风致一开始是拒绝的,可后面他想到考核还需要古榕,且时间理应不会太久便同意了


待三人到达海神岛后第一件事便是拽着宁荣荣去杀深海魔鲸,在剑骨风三人的配合下,宁荣荣成功获得了一个百万年魂环与一个百万年的躯干魂骨,虽然吸收的过程十分凶险,但好歹是成功了


本章完





又是一年风起时(十五)

与原著不符!!!不喜勿入!!!


宁风致平日虽是十分稳重,可毕竟他这一世算是重生了,他认为,既然老天给了他机会,那他就要把握好机会,当一次他两位老公心里的孩子


剑骨二人虽有些意外,但也并未出言阻止,只是在心里默默对独孤博道歉


宁风致有些期待的说道:“那今晚就出发吧,听说独孤府有专门的魂骨库,咱们去那里看看吧”此话一出,尘心便知道宁风致打的什么主意:“风致你还缺几块魂骨?我还差左臂和左腿的魂骨就齐了”


宁风致想了想:“我还差左右臂和左腿魂骨”尘心一看竟然要抢五块魂骨回来,于是便有些于心不忍道:“那咱们也拿个仙草过去补偿一下他吧”


宁风致虽然想拒绝,但转念一想还是给他吧,于是便忍痛点了点头


独孤府魂骨库


三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,独孤府的侍卫们也不敢多加阻拦,只好放行,一个侍卫感觉不对便去通知独孤博


待独孤博赶到时三人已在魂骨库内搜寻多时:“你们三个干嘛呢!”剑骨二人应声回头,而宁风致在努力的寻找魂骨,同时古榕那贱贱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来魂骨库能干嘛,当然是取魂骨啊”独孤博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这他妈好像是我家魂骨库”


此时尘心突然开口:“我知道啊,所以我们才没跟你见外”独孤博一边在心里默念‘打不过打不过打不过’,一边疾首蹙额道:“你们还是跟我见外吧”


此时宁风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:“剑叔骨叔,东西找齐了,都是万年以上的魂骨,咱们走吧”看见独孤博黑脸样子的古榕捧腹大笑,独孤博握紧了拳头道:“笑个屎,我说古榕没说你是吗?你丫都要笑就笑,别在哪里抖”


尘心撇着嘴角道:“我不是我没有,你哪里看见我笑了?我那是冻的”独孤博怒吼道:“他妈的大三伏天你跟我说冷是吗?!”尘心解释道:“我七杀剑寒气重你有意见啊?”听到此话的独孤博白眼都快翻上天了


刚要再说些什么时,他才发现三人早已离开,独孤博也只好骂骂咧咧的盘点他们都拿走了些什么


晚上剑骨休息后,宁风致将空间之神叫了出来,只见后者困得直打哈气:“叫我出来干嘛?”


宁风致小心翼翼的问空间神:“剑叔的第八考是杀深海魔鲸王,你能帮我们吗?”空间神随意摆了摆手:“不需要我,你们三人去即可,哦对,再带着点你闺女,正好最后一击让她来,她的第九魂环不就有着落了嘛”


虽然空间神说的很对,但宁风致还是一脸‘要你有何用’的表情,那嫌弃的眼神搞得空间神都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诶呀我这不是为了历练你们嘛,你要练练气流,尘心练练三叉戟,古榕练练修罗剑,多好啊,我这是在为你们以后做铺垫”


空间神解释得声情并茂,可宁风致却是一副‘老子就在这里听你瞎jb吹’的样子


本章完


又是一年风起时(十四)

与原著不符!!!不喜勿入!!!


波塞西继续说道:“那深海魔鲸王是近乎百万年的魂兽,它所拥有的能力已不是世间所承认的了,并且它妄图取代妖神,所以你们的任务就是在五年内杀了它”


“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回一趟大陆?”宁风致有些急切的问道,这么久没回宗门,他可是十分担心宗门的现状了


波塞西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:“记住,五年内一定要完成考核”下一秒,宁风致便打开时空裂缝跟尘心回到了七宝琉璃宗


七宝琉璃宗


二人刚一回来就发现一道血腥之气瞬间暴起,且向着二人冲来,一声爆呵:“来者何人!为何闯入我七宝琉璃宗?!”


宁风致听出了声音的主人大喜道:“骨叔!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啊”那人听到宁风致的声音后便立刻将那道血腥之气压了下去:“原来是你们啊,诶…风致你成为封号斗罗了啊!”


宁风致环着古榕的隔壁一边向宗门走一边说:“诶呀,骨叔有什么事进去再说嘛”古榕瞥了一眼尘心,似是在炫耀:“好好好,都听风致的”


大殿


“风致,你如今多少级了?想好封号叫什么了吗?”宁风致成为了封号斗罗,古榕竟比本人还高兴


宁风致也不嫌古榕烦,他告诉了古榕所有想知道的事情:“我如今已经93级了,封号的话…不若就叫空间斗罗罢”


“空间斗罗…这个封号不错,正好也是你之后要继承的神位”在古榕眼里,宁风致的一切都是极好的,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封号


“骨叔,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在宁风致的记忆中,杀戮之都进去之后就没那么容易能出来了,古榕嘿嘿笑道:“我去的时候那杀戮之王已极虚弱了,所以他给我的考核也极简单,只需要杀死二百人即可”


宁风致不禁瞪大了眼睛,要杀死二百人才能通过考核,还极简单?还只需要???


古榕被宁风致盯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嘿嘿嘿,风致你别这么看着我嘛,我知道我杀了杀戮之王抢了他的神位很厉害,但你也不用那么惊讶嘛”


宁风致十分惊讶道:“你抢了修罗神的神位?!”


古榕被宁风致突然提高的音调吓了一激灵:“对…对啊,怎么了吗?修罗神的神位不能…不能抢吗…?”


宁风致有些绝望的抬头且闭眼‘唐三我对不起你,我是真没想到剑叔骨叔那么厉害,居然把你两个神位都抢了’


不过好在宁风致心理素养极好,不一会儿心里的负罪感便消失不见了,宁风致看着剑骨二人一脸坏笑:“剑叔骨叔,咱们去玩点好玩的吗?”


剑骨二人微愣:“什么好玩的?”


宁风致兴奋的说道:“抢劫独孤府!”


本章完

归离(完)

私设如山!!!与原著几乎完全不符!!!不喜勿入!!!


独孤博看着宁风致:“你现在想怎么办?是原谅尘心?还是选择跟古榕在一起?”宁风致轻咳两声:“都想…”独孤博不禁翻了个白眼:“我劝你最好别轻易原谅尘心,尘心那货能在被人篡改记忆的情况下那么对待你,就说明他没有那么爱你”


门外的尘心也听到了独孤博说的话,在外边大喊道:“风致!我知错了!我打我骂我我都受着!你莫生气了!”宁风致示意独孤博将他带出去,独孤博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


独孤博推着轮椅来到房门口,只见尘心此时已摇摇欲坠,看见宁风致出来后更是连滚带爬的跑到宁风致身旁跪下:“风致,是我不好,我不该如此,你能不能原谅我”


宁风致刚想同意,却想起独孤博刚刚对他说的话,当即狠了狠心:“剑斗罗前辈,你莫跪在晚辈面前折煞我了,我可受不起剑斗罗前辈如此大礼,而且如今的我被许多男人轮奸过,身子也脏了,配不上剑斗罗前辈了,这七宝琉璃宗怕是也留不住前辈了,前辈愿意去哪便去哪吧”


尘心听到宁风致下了逐客令,当机立断便慌了神,将他自己的手搭在宁风致胳膊上:“风致你别这样好不好,一切都是我的错,你要是生气就打我一顿”


听到此话的宁风致一下甩开了尘心的手,情绪十分激动:“你别碰我!你当初但凡有一丝在乎我,我会坐在轮椅上吗?!你不分青红皂白的便毒瞎了我的右眼!还找男人轮奸我!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?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吗?!噗…”


突然,宁风致捂着心口吐出一口黑血,见状独孤博立即推开尘心将宁风致抱入房中:“我跟你说了你如今不能生气,你为什么还要生气?”


宁风致乖乖喝下了独孤博端来的药:“老毒蛇你说的没错,不能轻易原谅他,太气人了”独孤博一脸复杂的看着宁风致


晚上,尘心依旧跪在门外,独孤博都想问问他哪来的毅力?腿不疼吗?


“既然古榕现在也醒了,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”独孤博一脸坏笑的离开了房间,不一会儿二人便觉得口干舌燥,尤其是宁风致,之前宁风致已经被人将身体开发到了极致,如今有一点刺激便十分饥渴


宁风致一边眼泪汪汪的看着古榕,一边难为情的用手扣弄着后面,这副场景看得古榕眼都红了:“风致…你…我…”下一秒古榕便扑了上去:“老毒蛇这混蛋,居然给咱俩下春药”


宁风致也十分主动:“骨叔,你要是不嫌弃我脏,那就给我好吗…”古榕立刻吻了上去:“我怎么会嫌你脏呢”二人在房内春宵一刻,而屋外下起了瓢泼大雨,尘心在二人的欢好声中,艰难的度过了这一晚


转天独孤博便早早的来到了七宝琉璃宗,可接下来的却令独孤博瞳孔瞬间缩小,只见尘心倒在了血泊中,手腕处是自杀的痕迹,独孤博赶忙将人抱进房间:“我造了什么孽?居然摊上你们三个!把老子当免费医疗师吗?!”


等尘心再次醒来,只见宁风致坐在轮椅上紧紧的抓着尘心的手,古榕则靠在床边,一副‘你他妈怎么还活着’的样子


“风致…我真的知错了…求你你原谅我好不好”宁风致哭着点头:“我答应你,你不要再做傻事了”


古榕则在一旁幽幽开口:“虽说风致原谅你了,可如今的风致是你我二人的,再也不是你自己的了”


尘心被古榕气得当即从床上蹦了起来:“嘿你个老王八蛋!居然跟我抢媳妇!”


宁风致死死地盯着尘心:“所以,你的虚弱都是装的?”


此事虽结束了,可尘心对宁风致的伤害却是实打实的,虽说宁风致从未抱怨过此事,可这件事在尘心的心里将永远是最深的伤疤


本文完

归离(四)

我不懂医学!!!都是自己瞎写的!别信啊!!!


等宁风致再次醒来时已是五天后,当他看到身边有人后,下意识爬起来缩到墙角不肯出来,在毒骨二人杀了时年的前一天,尘心在密室中折磨宁风致整整三个时辰,一下便导致宁风致晕了过去


“宁宗主,是我,别怕”古榕虚弱的声音传入宁风致耳边,那日大战后,古榕被鬼菊二人打到昏迷,他是被独孤博拖着回去了,或许是古榕担心宁风致,也或许是古榕害怕尘心再对宁风致做什么,他竟才昏了两天,便赶到宁风致身边,他更是将尘心打了出去


宁风致听到古榕的声音后红着眼眶看着古榕:“骨叔,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”虽说古榕没有加入七宝琉璃宗,可宁风致与古榕的关系可以说是亲如兄…亲如叔侄


当古榕看到宁风致没事后,整个人便直直的栽了下去,好在独孤博一直在古榕身边待着,不然的话这一下古榕怕是能摔傻了


独孤博将古榕安置好后,坐到宁风致身边:“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自从古榕来了之后,尘心就一直在外边跪着”


此话一出宁风致便打算起身去寻找尘心,但下一秒这个人便瘫坐在地上:“我…我的腿…”独孤博轻叹一声,将宁风致抱回了床上:“尘心找到我的时候,你的腿就已经救不回来了,他将你的脊柱打断了,我虽然将你的骨头接好了,但神经我却无能为力,你下半辈子…或许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”


宁风致直直的盯着独孤博,独孤博不忍心看着他这副模样,刻意回避了宁风致的视线:“你应该也发觉了,你右眼无法看看东西了,我不知道尘心对你做了什么,你的神经明明没有受损,但就是看不见东西,更像是被人毒瞎了,但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什么毒药是只毒瞎一只眼的”


宁风致有些哽咽,他的剑叔…当真这么恨他吗?


独孤博见状赶忙安慰宁风致:“记住,以后你情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,这么多日的痛苦,导致你心脏受损严重,情绪稍微激动一点都会心疼,过度劳累的话你也会心疼”


宁风致稳了稳情绪,嗓音有些嘶哑的问道:“骨叔,他是怎么了?为什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?”独孤博有些添油加醋的说道:“当我们得知了需要杀了残梦时年才能救你,我和古榕便立即退出了独孤家族,本来一切都很好,可我们遇见了鬼菊,古榕一人阻挡他们两个,我进去杀了时年,等我出来后,发现古榕早已倒在血泊中”


宁风致瞳孔微微缩小,独孤博自顾自的说了下去:“本身按照古榕的伤势,内个十天半个月是下不了床的他可能是担心尘心再对你做些什么,竟只在床上躺了两天就来守着你了”


本章完

归离(三)

私设如山!!!与原著几乎完全不符!!!不喜勿入!!!


独孤府


古榕火急火燎的跑进来:“老毒蛇,你知道七宝琉璃宗出事了吗?”只见独孤博瘫坐在躺椅上,手还时不时的逗弄一番腿上的小蛇:“知道啊,不就是尘心将宁风致囚禁起来了嘛,这件事我也没办法,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比比东憋着坏呢”


古榕看到独孤博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,气得直跺脚:“你和宁风致他们不是好兄弟吗?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管不顾啊!”


独孤博用眼神示意古榕坐下:“我管他的前提是我得有命管,你觉得尘心现在像是清醒的吗?他但凡有一丝理智我都不会坐以待毙,而且我已经托鬼菊二人了,我想他们会带来我想要的答案”


古榕前一秒刚坐下,下一秒便拍案而起:“独孤博!你怎么还跟武魂殿的人有联系呢?!亏我还把你当兄弟!你居然为虎作伥!!!”


独孤博在虚空中用手压了压:“你别急嘛,鬼魅与菊花关以前不是隶属于武魂殿的,他们以前是也是天斗帝国中一方势力的座上宾,只不过那方势力没落了,二人不得已才加入武魂殿,正因如此,我才会和他们二人有联系,不止是我,其实玉元震和宁风致暗中与二人皆有联系”


听到此话古榕才将信将疑的坐了下来,不一会儿一道影子将信封放在桌子上,而后便消散:“应该是老鬼查出了什么”


独孤博慢悠悠的打开了信封,信中写着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与内幕,独孤博看完后面色微沉的看着古榕,后者十分急切的问道:“信上写了些什么?”


“残梦时年没死,是他篡改了尘心的记忆,才导致二人变成这样的,如果想让尘心恢复正常,只有杀了时年”古榕站起身来就打算走:“你上哪去?你觉得比比东不会派重兵把守时年的房间吗?此事我已想好决策,现在缺的只有时间”


古榕十分急切的问道:“什么决策?你还想什么决策呢?赶紧杀了时年不就好了!你拖一天,风致就危险一分你知不知道啊!”


独孤博不禁翻了个白眼:“大哥,你别忘了,你现在是独孤家族的守护斗罗,我是独孤家族的家主,你我如今都不是自由魂师,你我不要命了,独孤家族的数百年底蕴可还得要,咱们好歹得成为自由魂师再拼命啊”古榕皱着眉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


当晚,独孤博与古榕便宣布脱离独孤家族,日后二人便是自由魂师,此事一出比比东便知道要出事,当机立断又派了三成士兵把守时年的房间,可即使是武魂殿的士兵,最高等级也是有五十六级,对于独孤博的毒来说,连塞牙缝都不够,可独孤博没想到比比东竟会派鬼菊来拦住他们二人


鬼魅的声音出现在二人心中:“我和菊花关商量过了,我们不会阻拦你们杀时年,但最起码的拦截得有,所以我们两个决定,重伤古榕,独孤博你找机会进去杀时年,古榕你自己拖住我们两个应该没问题吧?而且我们两个必须重伤你,而且你受伤了,你家风致也能心疼心疼你不是”


毒骨二人微乎其微的点了点头,最终独孤博成功杀了时年,古榕也喜提独孤博疗养室七日游的免费项目


本章完



归离(二)

与原著几乎完全不符!!私设如山!!!!不喜勿入!!


一进门,宁风致便看见尘心将七杀剑抵在一名弟子的肩上,宁风致赶忙遣散了所有弟子,将自己和尘心关在了一处:“剑叔,你怎么了?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
宁风致的手搭在尘心的胳膊上,可下一秒手就被尘心甩开:“宁风致!我父亲…我父亲是不是被你们七宝琉璃宗的人所杀?!”


“什么?”宁风致十分诧异,在斗罗大陆上,只要是能排的上号的家族都知道尘见君是被千道流所杀,尘见君死后也是七宝琉璃宗的老宗主大发慈悲才将尘心带回宗门


尘心看他装傻充愣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都知道了!是你们找了会篡改记忆的魂师,我才一直被你们蒙在鼓里!而且我都找到了证人!他都承认是你爹下令毒死的我父亲!”


宁风致立刻否认道:“这不可能,你是受了谁的蛊惑?你父亲当初重伤后是我和独孤博将他带回七宝琉璃宗的,如果我父亲要毒死你爹,独孤博会不知道吗?”


尘心冷哼一声,随意招了招手,那两位长老便走了上来,尘心死死地盯着宁风致:“你们跟宗主说”


那个年纪较大的开口说道:“宗主,当年确实是老宗主让我们用剑斗罗的命威胁尘见君,尘见君被逼无奈才服下了毒药,而且那日给尘见君看病的不是独孤博,是我幻化成独孤博的样子帮宗主二次下毒,才导致了尘见君的死”


另一名长老见二人无动于衷更是添油加醋道:“剑斗罗!我当初就跟老宗主说过此事不可行!我还想让宁宗主也劝劝老宗主!可宁宗主不但没劝老宗主,反而向老宗主请命亲自去寻找剧毒要毒死尘见君前辈!剑斗罗!这都是我一时糊涂犯下的错!祸不及妻儿!请您一定要放过我的老婆孩子啊!!”


下一秒二人便死在了尘心剑下,尘心眼睛通红的看着宁风致:“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?”此时的宁风致摇摇欲坠:“事已至此,我再怎么狡辩也没有用了,不若你也杀了我罢,也算是给尘见君前辈报仇”


尘心一把抓住宁风致的下巴,力气之大像是想要捏碎宁风致的骨头:“不,要是杀了你的话,那就是太便宜你了,我要日日夜夜折磨你,让你成为我的阶下囚”


宁风致潸然泪下: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”


此事过后,当天看到尘心发疯的弟子全部被派到了十分偏远的地方做苦力,尘心也对外宣称宁风致重伤,由他暂时接替七宝琉璃宗宗主之位


密室,宁风致瘫在床上一动不动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死了,他满身的疤痕展现出了尘心对老宗主的仇恨,这些疤痕有的是鞭子抽出来的;有的是烙铁烫的;有的是七杀剑的剑伤,不仅如此,宁风致还被许多男人轮奸,因此导致宁风致下体严重撕裂,可每次尘心来都会先在床上折磨宁风致一番,再用各种刑具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


本章完





归离(一)

私设如山!!!跟原著几乎完全不符!!!!不喜勿入!!!


武魂殿,比比东高高在上的看着下边身体微微颤抖的几人:“本座说的事情你们想的如何了?反正你们贪污的事情已经被宁风致查了出来,日后再七宝琉璃宗也待不下去了,不若答应本座”


在下面微微颤抖的人正是七宝琉璃宗两位长老,其中一人说:“冕下,我们回七宝琉璃宗最多是长老之位丢了,可今日我们若答应了您,那丢的可是名啊”


比比东噗嗤一笑:“那你们觉得…今日你们若是不答应,走的到大门吗?”比比东见二人无动于衷,再次开口:“今日你们若是不答应,走不出这个大门,可你们若是答应了,本座可以保证你们的妻儿后半生无忧”


二人对视了一眼后,咬咬牙道:“谨遵教皇冕下吩咐!”


比比东微微一笑:“记住,你们要一口咬死了,是你们得到七宝琉璃宗老宗主的命令,拿尘心的命威胁尘见君,尘见君服下了毒药,最后与千道流大战时毒发身亡,并非是千道流杀死的尘见君”


二人似是看淡了生死:“是”比比东微微挥手,二人便退了下去,不一会儿残梦时年走了进来:“不知冕下找我所谓何事?”


“时年,我听他们说你有改变别人记忆的能力?”比比东审视的眼光看得时年浑身发毛:“的确是,不过那个技能一年内只能使用一次,而且我使用完之后半年将不能使用魂力,如果我死了,被篡改的记忆也会消失”


比比东盯着时年:“时年,我要你对尘心使用这个技能”此话一出,时年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:“冕下,如果是剑斗罗的话,我不能保证魂技百分百成功,因为我和剑斗罗实力差距太大了”


刹那间,比比东杀气外露:“只准成功,不许失败,如果你失败了,即使尘心不杀你,我也会杀你”


时年诚惶诚恐道:“是!属下一定会成功!”


七宝琉璃宗


尘心与宁风致在床上做完情事后百无聊赖的聊着天:“风致,你之前不是说看见一个无门无派的封号斗罗吗?你不打算将他收入宗内?”


宁风致靠在尘心身上,有些不开心道:“你是说古榕吗?我也想啊,但是我发现他跟独孤博走得很近,似是加入了独孤家族,我总不能挖兄弟墙角啊,而且他加入了独孤家族也挺好的啊,独孤博不一直都明里暗里的在帮助咱们嘛”


尘心微微点头:“只要你想好了就行,毕竟无门无派的封号斗罗,如今可是可遇不可求的”


早上等宁风致起床时,尘心早已不知去了何处,此时一个弟子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:“宗主!大事不好了!剑斗罗不知为何突然砸了香阁!”


“什么?!”宁风致赶忙穿上衣服跟着弟子跑到香阁‘明明昨日还好好儿的,今日这是怎么了?’


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