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鸦.

归离(完)

私设如山!!!与原著几乎完全不符!!!不喜勿入!!!


独孤博看着宁风致:“你现在想怎么办?是原谅尘心?还是选择跟古榕在一起?”宁风致轻咳两声:“都想…”独孤博不禁翻了个白眼:“我劝你最好别轻易原谅尘心,尘心那货能在被人篡改记忆的情况下那么对待你,就说明他没有那么爱你”


门外的尘心也听到了独孤博说的话,在外边大喊道:“风致!我知错了!我打我骂我我都受着!你莫生气了!”宁风致示意独孤博将他带出去,独孤博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


独孤博推着轮椅来到房门口,只见尘心此时已摇摇欲坠,看见宁风致出来后更是连滚带爬的跑到宁风致身旁跪下:“风致,是我不好,我不该如此,你能不能原谅我”


宁风致刚想同意,却想起独孤博刚刚对他说的话,当即狠了狠心:“剑斗罗前辈,你莫跪在晚辈面前折煞我了,我可受不起剑斗罗前辈如此大礼,而且如今的我被许多男人轮奸过,身子也脏了,配不上剑斗罗前辈了,这七宝琉璃宗怕是也留不住前辈了,前辈愿意去哪便去哪吧”


尘心听到宁风致下了逐客令,当机立断便慌了神,将他自己的手搭在宁风致胳膊上:“风致你别这样好不好,一切都是我的错,你要是生气就打我一顿”


听到此话的宁风致一下甩开了尘心的手,情绪十分激动:“你别碰我!你当初但凡有一丝在乎我,我会坐在轮椅上吗?!你不分青红皂白的便毒瞎了我的右眼!还找男人轮奸我!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?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吗?!噗…”


突然,宁风致捂着心口吐出一口黑血,见状独孤博立即推开尘心将宁风致抱入房中:“我跟你说了你如今不能生气,你为什么还要生气?”


宁风致乖乖喝下了独孤博端来的药:“老毒蛇你说的没错,不能轻易原谅他,太气人了”独孤博一脸复杂的看着宁风致


晚上,尘心依旧跪在门外,独孤博都想问问他哪来的毅力?腿不疼吗?


“既然古榕现在也醒了,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”独孤博一脸坏笑的离开了房间,不一会儿二人便觉得口干舌燥,尤其是宁风致,之前宁风致已经被人将身体开发到了极致,如今有一点刺激便十分饥渴


宁风致一边眼泪汪汪的看着古榕,一边难为情的用手扣弄着后面,这副场景看得古榕眼都红了:“风致…你…我…”下一秒古榕便扑了上去:“老毒蛇这混蛋,居然给咱俩下春药”


宁风致也十分主动:“骨叔,你要是不嫌弃我脏,那就给我好吗…”古榕立刻吻了上去:“我怎么会嫌你脏呢”二人在房内春宵一刻,而屋外下起了瓢泼大雨,尘心在二人的欢好声中,艰难的度过了这一晚


转天独孤博便早早的来到了七宝琉璃宗,可接下来的却令独孤博瞳孔瞬间缩小,只见尘心倒在了血泊中,手腕处是自杀的痕迹,独孤博赶忙将人抱进房间:“我造了什么孽?居然摊上你们三个!把老子当免费医疗师吗?!”


等尘心再次醒来,只见宁风致坐在轮椅上紧紧的抓着尘心的手,古榕则靠在床边,一副‘你他妈怎么还活着’的样子


“风致…我真的知错了…求你你原谅我好不好”宁风致哭着点头:“我答应你,你不要再做傻事了”


古榕则在一旁幽幽开口:“虽说风致原谅你了,可如今的风致是你我二人的,再也不是你自己的了”


尘心被古榕气得当即从床上蹦了起来:“嘿你个老王八蛋!居然跟我抢媳妇!”


宁风致死死地盯着尘心:“所以,你的虚弱都是装的?”


此事虽结束了,可尘心对宁风致的伤害却是实打实的,虽说宁风致从未抱怨过此事,可这件事在尘心的心里将永远是最深的伤疤


本文完

归离(四)

我不懂医学!!!都是自己瞎写的!别信啊!!!


等宁风致再次醒来时已是五天后,当他看到身边有人后,下意识爬起来缩到墙角不肯出来,在毒骨二人杀了时年的前一天,尘心在密室中折磨宁风致整整三个时辰,一下便导致宁风致晕了过去


“宁宗主,是我,别怕”古榕虚弱的声音传入宁风致耳边,那日大战后,古榕被鬼菊二人打到昏迷,他是被独孤博拖着回去了,或许是古榕担心宁风致,也或许是古榕害怕尘心再对宁风致做什么,他竟才昏了两天,便赶到宁风致身边,他更是将尘心打了出去


宁风致听到古榕的声音后红着眼眶看着古榕:“骨叔,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”虽说古榕没有加入七宝琉璃宗,可宁风致与古榕的关系可以说是亲如兄…亲如叔侄


当古榕看到宁风致没事后,整个人便直直的栽了下去,好在独孤博一直在古榕身边待着,不然的话这一下古榕怕是能摔傻了


独孤博将古榕安置好后,坐到宁风致身边:“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自从古榕来了之后,尘心就一直在外边跪着”


此话一出宁风致便打算起身去寻找尘心,但下一秒这个人便瘫坐在地上:“我…我的腿…”独孤博轻叹一声,将宁风致抱回了床上:“尘心找到我的时候,你的腿就已经救不回来了,他将你的脊柱打断了,我虽然将你的骨头接好了,但神经我却无能为力,你下半辈子…或许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”


宁风致直直的盯着独孤博,独孤博不忍心看着他这副模样,刻意回避了宁风致的视线:“你应该也发觉了,你右眼无法看看东西了,我不知道尘心对你做了什么,你的神经明明没有受损,但就是看不见东西,更像是被人毒瞎了,但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什么毒药是只毒瞎一只眼的”


宁风致有些哽咽,他的剑叔…当真这么恨他吗?


独孤博见状赶忙安慰宁风致:“记住,以后你情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,这么多日的痛苦,导致你心脏受损严重,情绪稍微激动一点都会心疼,过度劳累的话你也会心疼”


宁风致稳了稳情绪,嗓音有些嘶哑的问道:“骨叔,他是怎么了?为什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?”独孤博有些添油加醋的说道:“当我们得知了需要杀了残梦时年才能救你,我和古榕便立即退出了独孤家族,本来一切都很好,可我们遇见了鬼菊,古榕一人阻挡他们两个,我进去杀了时年,等我出来后,发现古榕早已倒在血泊中”


宁风致瞳孔微微缩小,独孤博自顾自的说了下去:“本身按照古榕的伤势,内个十天半个月是下不了床的他可能是担心尘心再对你做些什么,竟只在床上躺了两天就来守着你了”


本章完

归离(三)

私设如山!!!与原著几乎完全不符!!!不喜勿入!!!


独孤府


古榕火急火燎的跑进来:“老毒蛇,你知道七宝琉璃宗出事了吗?”只见独孤博瘫坐在躺椅上,手还时不时的逗弄一番腿上的小蛇:“知道啊,不就是尘心将宁风致囚禁起来了嘛,这件事我也没办法,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比比东憋着坏呢”


古榕看到独孤博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,气得直跺脚:“你和宁风致他们不是好兄弟吗?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管不顾啊!”


独孤博用眼神示意古榕坐下:“我管他的前提是我得有命管,你觉得尘心现在像是清醒的吗?他但凡有一丝理智我都不会坐以待毙,而且我已经托鬼菊二人了,我想他们会带来我想要的答案”


古榕前一秒刚坐下,下一秒便拍案而起:“独孤博!你怎么还跟武魂殿的人有联系呢?!亏我还把你当兄弟!你居然为虎作伥!!!”


独孤博在虚空中用手压了压:“你别急嘛,鬼魅与菊花关以前不是隶属于武魂殿的,他们以前是也是天斗帝国中一方势力的座上宾,只不过那方势力没落了,二人不得已才加入武魂殿,正因如此,我才会和他们二人有联系,不止是我,其实玉元震和宁风致暗中与二人皆有联系”


听到此话古榕才将信将疑的坐了下来,不一会儿一道影子将信封放在桌子上,而后便消散:“应该是老鬼查出了什么”


独孤博慢悠悠的打开了信封,信中写着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与内幕,独孤博看完后面色微沉的看着古榕,后者十分急切的问道:“信上写了些什么?”


“残梦时年没死,是他篡改了尘心的记忆,才导致二人变成这样的,如果想让尘心恢复正常,只有杀了时年”古榕站起身来就打算走:“你上哪去?你觉得比比东不会派重兵把守时年的房间吗?此事我已想好决策,现在缺的只有时间”


古榕十分急切的问道:“什么决策?你还想什么决策呢?赶紧杀了时年不就好了!你拖一天,风致就危险一分你知不知道啊!”


独孤博不禁翻了个白眼:“大哥,你别忘了,你现在是独孤家族的守护斗罗,我是独孤家族的家主,你我如今都不是自由魂师,你我不要命了,独孤家族的数百年底蕴可还得要,咱们好歹得成为自由魂师再拼命啊”古榕皱着眉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


当晚,独孤博与古榕便宣布脱离独孤家族,日后二人便是自由魂师,此事一出比比东便知道要出事,当机立断又派了三成士兵把守时年的房间,可即使是武魂殿的士兵,最高等级也是有五十六级,对于独孤博的毒来说,连塞牙缝都不够,可独孤博没想到比比东竟会派鬼菊来拦住他们二人


鬼魅的声音出现在二人心中:“我和菊花关商量过了,我们不会阻拦你们杀时年,但最起码的拦截得有,所以我们两个决定,重伤古榕,独孤博你找机会进去杀时年,古榕你自己拖住我们两个应该没问题吧?而且我们两个必须重伤你,而且你受伤了,你家风致也能心疼心疼你不是”


毒骨二人微乎其微的点了点头,最终独孤博成功杀了时年,古榕也喜提独孤博疗养室七日游的免费项目


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