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鸦.

哪有那么多巧合,是我故意遇见你的(上)

私设如山,宁风致不是七宝琉璃宗宗主,只是七宝琉璃宗的长老,古榕是比比东手下,尘心是剑宗宗主,剑宗代替了昊天宗,成为上三宗之一,不喜勿入


宁风致如常来到七宝琉璃宗名下的药铺前来视察工作,这种活吃力不讨好,又累又不得人心,只有宁风致这种最不起眼的长老才愿意干这种活,毕竟对于宁风致而言,他只是被宗主从旁支中提拔上来的,只有不停干活宗主才会高看他一眼


平日都是查一查账单便离开了,可今日有位封号斗罗居然倒在了宁风致的眼前,其他人都不敢上前查看,毕竟能让封号斗罗晕倒的原因很少,万一身上沾有剧毒,他们一碰便有可能即刻毙命


此时只有宁风致一人上前扶起那名封号斗罗,那人身高一米九几,宁风致虽有一米八,但他在宗门内不受待见,身体十分孱弱,因此才走两步宁风致腿便有些颤抖


好不容易将那人扶上了床,宁风致吩咐人将紧急理疗箱拿了过来,对着昏迷的人说了一声失礼了,便将那人的上衣慢慢褪下,脱衣服的过程十分艰辛,那人的血和肉已经粘在衣服上,宁风致只能硬着头皮拽下来,那人虽意识不清,可内心的自傲使得他即使疼得浑身颤抖也未发出一丝声音


等那人再醒来时,身上的伤口已全部上好了药,衣服也被人换了下来,宁风致在床边熟睡着,那人没忍住戳了戳宁风致的头,使得宁风致慢慢转醒,看那人坐了起来后瞬间便清醒了过来:“你醒啦,可还有哪里不舒服?伤口疼不疼啊?要不要紧?衣服合身吗?很抱歉昨日未经你的允许便擅自褪下你的衣物”


一连串的问题使得那人脑子发懵,半晌一道清冷的声音才缓缓响起:“多谢公子相救,衣服很合身,没有不舒服的地方,我叫尘心,是剑宗宗主,不知阁下是?”


宁风致被突如其来的介绍吓得后背立刻直了起来:“我叫宁风致,你…你是剑宗宗主尘心…?”宁风致小心翼翼的问道,只见尘心微微点头:“对,你叫宁风致?可是七宝琉璃宗的九长老?”宁风致很惊讶那高高在上的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存在,因此只是僵硬的点了点头


“此次多谢宁公子相救,还麻烦您派人去一趟剑宗,我此次遭到了武魂帝国的袭击,身上钱财也被那个叫古榕的全部掠夺了去,所以…”尘心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


宁风致闻声赶忙挥了挥手道:“没事没事,我和那些医师不同,他们救治你要钱,可你是我救过来的,我救人从不要钱的”


尘心看那人解释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:“我知道的,我听说过你的善名,民间都在传的,七宝琉璃宗九长老救人从不求回报,即使人家给回报你也不会要,那既然这样我也不破坏你的规矩了,但我的命可是十分金贵的,七宝琉璃宗近日在和剑宗谈生意,本来我没打算跟你们合作,既然你今日救了我,那我就同意跟你们做生意吧”


说着,尘心还将自己的贴身玉佩摘了下来后,递给了宁风致:“喏,这个给你”宁风致手悬在半空,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:“我不能要的!世人皆知剑宗宗主及其喜爱这枚玉佩,我怎么能要这个呢”尘心装作十分生气的样子:“你不喜欢这个?”宁风致一把枪过玉佩:“喜欢喜欢,极喜欢”


尘心笑出了声:“这就对了嘛”二人寒暄了几句后宁风致便回到了宗门,宁风致边走边想‘所有人都说尘心不苟言笑,我怎么感觉他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’


二人再次见面时是一个月后的魂师大赛,由于宁风致促成了两个宗门的生意,因此宗主特地批准让他一同前去魂师大赛开眼


一到魂师大赛现场宁风致便被在座众人的气势骇得动不了了,可宗主不但不救他,反而越走越远,这是摆明了要拂他的面子,宁风致一眼便看见远处一脸寒气的尘心,他对面是雪夜陛下,雪夜对尘心十分殷勤,可尘心却一脸冷漠的盯着雪夜


直到他感受到了宁风致投来的眼光,尘心立刻抛下了雪夜向宁风致跑来,众人的十分惊异,这平日十分注意形象与风度的剑斗罗,今日怎的不顾形象的跑了起来,当所有人都以为尘心是去迎接七宝琉璃宗的宗主时,宗主也举起手打算和剑斗罗握个手,可没想到尘心竟直直的掠过了七宝琉璃宗宗主,而是跑到了十分不起眼的九长老身边


剑斗罗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吓退了压制宁风致的几人,宁风致被解救出来后,竟一个腿软倒在了尘心怀里,尘心手上搂着宁风致,时不时的还轻拍着宁风致,好一副绝美画面,可尘心的神情却不绝美,那冷若冰霜的脸仿佛要冻死谁似的:“怎么?宁宗主连自家人都不管?”


宁宗主只能讪讪的笑着:“我也没想到他会出这般丑像,是我教导无方,剑宗主恕罪”此话一出尘心脸色更加难看:“宁宗主不管你们便为所欲为,难道没看到他腰上带着本座的玉佩吗?!”尘心无意识的爆发出七杀领域,那七杀的杀气骇得宁宗主直接坐在了地上


“呦,宁宗主怎么坐地上了?”尘心不禁嘲笑着那厮,宁风致轻轻的拽了拽尘心的袖子:“别这么说嘛,那毕竟是我的宗主”


尘心一边揉了揉宁风致的头发一边看着雪夜大帝:“陛下,我记得七宝琉璃宗那里没有多余的位置了对吧?正好今日我没带别人来,不若就让宁家九长老跟我一起罢了”


雪夜大帝连连点头:“还请二位入席”说罢,尘心拽着宁风致的手便进入了会场,路上尘心不禁调笑道:“你看,上次你救了我,这次我替你解围,这就叫缘分”宁风致尴尬的笑了笑后不禁说道:“剑斗罗冕下,你不觉得两个大男人牵手很怪吗?”


说罢尘心的手像触电般的甩开了宁风致:“啊对不起对不起,我忘记了”尘心连连道歉,宁风致也赶忙挥了挥手:“剑斗罗冕下言重了,今日多谢冕下出面,我才脱离那尴尬的境地”尘心摸了摸自己的头腼腆的笑了笑


此事结束后,宁宗主对宁风致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宁风致也从原来的九长老晋升成为大长老


二人第三次见面则是在三个月后,时间虽长了些,可二人一直在给对方写信联络感情,当然信中的事情大多是尘心咒骂剑宗或七宝琉璃宗的长老,而宁风致一直劝他莫要动气


三个月后,武魂帝国蠢蠢欲动,雪夜派出独孤博带领上三宗的宗主亲自前往星罗帝国议和,蓝电霸王龙家族派出了玉天恒,剑宗是由尘心亲自出马,七宝琉璃宗则是由宗主带着宁风致一同前往


马车上,独孤博找到宁风致:“你下去找玉天恒或者是尘心去,我的马车坏了,可我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在同一辆马车上”宁风致只得乖乖下去,可他踌躇半天才决定去找尘心,可没想到他被马夫拦住了:“剑斗罗冕下不习惯与别人同一辆马车,还请先生见谅”


闻言,宁风致只得去寻找玉天恒,可刚走没两步,那道清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:“可是风致?”宁风致笑着回答着,尘心听那人高兴的好似三岁孩童,声音中便夹杂着几分笑意:“既是风致,那便上来吧”


宁风致开开心心的上了马车后,便跟尘心开始吐槽那独孤博,说着说着倒把自己气的够呛,尘心笑意盈盈的看着宁风致,而后便从怀中掏出一盒糕点,宁风致惊呼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!”尘心宠溺的说道:“秘密,前几日你不是说想吃醉仙阁的桃花酥嘛,我知道你要来后特地给你买的”


宁风致接过那盒糕点开心的说着:“众人皆知醉仙阁的酒一绝,可没几个人知道这桃花酥也是一绝”


尘心眼含笑意道:“好了快吃吧,这盒糕点我可是亲自去买的,你不吃完都对不起被我抛下的练剑的时间”


宁风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忽而从纳戒中拿出一瓶药膏:“你多年练剑,那手腕自是损伤严重,这个药膏是我特地为你研制的,可透过皮肤温养骨骼”


尘心接过药膏开玩笑的说道:“你说你这么好,我要是能娶你该多好”宁风致脑子一抽说道:“我不介意嫁给你”尘心呆呆地看着宁风致,宁风致语无伦次道:“你…我…不是!你听我解释……好吧我确实喜欢你”


尘心一把抱起宁风致,将前者禁锢在自己腿上,而后立刻为马车开启结界:“真的吗?你可别骗我,因为我也真的真的好喜欢你”尘心和宁风致脸的距离不超过三厘米,闻言宁风致吻了上去,过了很久才依依不舍了离开:“你看我像是在骗你吗?”


宁风致忽而感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的肚子,向下摸了摸,没摸出来后又上下撸了一下,尘心一把抓住宁风致的手:“别逼我强要了你”


瞬间宁风致的脸涨得通红,而后便再次吻了上去:“不用强要,我随时都能给你”


晚上到旅店后尘心抱着半昏迷的宁风致走了下来,前者对宁宗主说:“风致今日身体有些不适,看你也不像会照顾人的,所以今日他便先在我房内休息一夜”


本章完


这个文不长,两章完结

评论(1)

热度(33)
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